首页 | 焦点 | 冤闻联播 | 遥看中华 | 司法新闻 | 网海拾遗 | 监狱难友 | 官方网事 | 人权快讯 | English | 天网评论 | AboutUs | 网友来稿
>首页 -> 网海拾遗

TOP

中国NGO第一人:黄琦和他的天网
[ 时间:2008-07-01 11:42:31 | 作者:王静雯 | 来源:《新纪元周刊》 ]


黄琦(左)在被捕前与儿子合照。(天网图片)

 

六月十日,黄琦再度被抓捕了。十年前黄琦变卖家产成立寻人机构,隔年建立“天网”为弱者说话,一年内帮助了两百多个离散家庭团聚。二零零零年因“为六四鸣冤、为民运呐喊、为法轮功叫屈”,黄琦坐了五年冤狱……

 

六月十日,刚给地震灾民送救灾物品回来的黄琦再度被警察抓捕。见过黄琦的人都知道他喜欢笑,笑起来很开心,好像忘了自己曾在大牢里呆了五年,好像忘了他说过的:“我完全清楚我的未来,不是地狱,就是监牢。”黄琦喜欢穿黑上衣、白裤子,梳小平头,外表上人们也许看不出他就是“与无权、无势、无名的弱者同行”的“天网”的负责人,他就是被国外媒体誉为中国人权NGO(非政府组织)的第一人,然而历史会记住他的。


星夜营救七少女


黄琦一九六三年四月七日出生在四川,母亲是高级知识份子,父亲是个有实权的领导。从小黄琦就看见很多上门送礼的人被父亲严词拒绝了,父母的言传身教让黄琦明白做人要正直。


四川大学无线电系的校友们,很难想像黄琦会舍弃专业技能搞政治。也许是命运的安排、性格的促使,黄琦说他从小就喜欢打抱不平。在志同道合的妻子曾丽的帮助下,夫妻俩变卖家产在一九九八年十月二十三日成立了中国第一家专业寻人机构:“天网寻人事务所”,初衷就是帮助寻找一九八九年六四运动的死亡者并帮助人权受到侵害的人。


开业不久,天网就遇到拐卖少女案投诉。七个农村少女在成都市九眼桥劳务市场上被拐卖到一家乡间夜总会,老板每天打她们,逼她们接客卖淫。面对少女们的哭诉,黄琦找到省公安厅厅长,厅长决定派公安去解救这些少女,可临出发时公安变卦不去了。黄琦也知道夜总会都是有黑社会背景的,去那要人弄不好会丢了自家的性命。


“但我们还是去了。”黄琦在接受《新唐人电视台》的“百姓话题”采访时,回忆了当初的场景。“我们连夜赶到仁寿县公安局,反覆动员他们,最后他们派了五个公安和我们一起去,一次性地成功解救了七个被拐卖少女,抓获了四个强迫少女卖淫的人员。”


中国第一家寻人网站


“少女虽然救出来了,但事情还没完。因为这些夜总会都有公安在背后支持,我们想把公安系统的败类挖出来。我们不断向媒体呼吁,但一个报导也没出来。后来官方封锁,连我们的寻人资讯都发不出去。于是我想到利用互联网,建立一个为弱者说话的平台。”


一九九九年六月四日,天网网站宣布成立。〈中国第一家寻人网站开通〉的消息,很快被全国几乎所有媒体报导了。一年后,天网寻人帮助二百多个离散家庭得以团聚,其事迹曾被海内外媒体广泛报导和高度赞誉,并被《北京青年报》评选为“一九九九年中国九大网事”之一。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日,曾丽还在人民大会堂被授予“中华爱国之星”称号。

 

中国异议人士黄琦。(天网图片)


朱镕基批示的二十万人阑尾被割案


在帮助寻人期间,黄琦接触了基层许多阴暗面,于是天网专为受不公待遇的百姓开辟了“呐喊”专栏。天网最早披露了四川二十万渔民因劳务输出被强迫割除阑尾的做法。


据昔日的受害者、如今天网义工曾全福回忆说,一九九九年底他在海外打工,被苛扣了工钱。上访无门、走投无路之下找到了天网。当时他自己还没意识到被割除阑尾在人权意义上的严重性,是黄琦抓住了这个新闻点,于是笔名“难博”的黄琦在天网上发表了《上亿劳务费哪里去了?数千人切除阑尾合法吗?》。不久海内外媒体也大量报导了这个被称为上世纪“中国最大的民间维权案”。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五日上午九时,由于“朱镕基总理的批示”,天网发生了罕见的“国安打上门来”事件。那天骄横跋扈的四川省国安厅八处处长卜列平来到天网调查阑尾事件,还动手打了人。然而这位国安处长没想到的是,他满口脏话都被录音了,还被黄琦整理成文字发到网上,一时间天网勇斗国安的美名在网上流传开了。

 

二零零五年六月刚刑满出狱的黄琦,头部伤疤隐约可见。(博训网)


为六四鸣冤、为民运呐喊、为法轮功叫屈


天网的主页上曾有这样三段话:“这里有亲人望眼欲穿的呼唤,这里有弱者凄厉沉闷的呐喊;这里有脍炙人口的人间故事,这里有罄竹难书的稀世沉冤;这还有顶风历险的无畏志士,这还有百折不挠的天网职员。”这跟后来“与无权无势无名的弱者同行”的天网口号一样,反映了主办者的人权宗旨。


那时天网还刊登了大量反腐败文章,并在中国大陆公开揭露江泽民亲属诈骗案、厦门“远华”走私案等。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二日,天网发表了《北京目击死亡》的报导,讲述了北京法轮功学员陈子秀被警察活活打死的消息。据说这是大陆第一篇公开讲述法轮功真相的文章,八天后,天网接到成都市公安局的通知,称天网出现“不安全因素”从而被关闭。


黄琦回忆说:那时也知道法轮功是当局最大的禁区,“但假如天网不敢报导法轮功被迫害真相,那天网就不配被称作‘人权网站’。”黄琦经常对天网义工说,“现在就需要有人去先行、就需要有人去牺牲,就需要谭嗣同。我走了一百步,就会有人走五十步、走三十步,这个社会就进步了”。


不久在美国一家网络供应商的帮助下,天网重新开通。五月三十一日,天网独家发表了十五岁孩子周国聪死于六四惨案的消息。一九八九年六月六日,为抗议北京天安门大屠杀,成都天府广场聚集了许多抗议者和围观者,周国聪也在其中。后来警察抓走了他,几天后周死在了看守所。二零零零年四月,周的母亲唐德英终于拿到儿子被警察打死的照片,六四天网刊登了这张带血的证据。

 

六四惨案中被员警打死的十五岁孩子周国聪。(六四天网)
 

狱中五年的苦难


二零零零年六月三日,中国司法机关以“为六四鸣冤、为民运呐喊、为法轮功叫屈;拟把天网建成人权网站”为由,抓捕了黄琦。


那天下午五时五分,四名公安奉旨前来抓捕,黄琦让他们回去开个书面传讯。面对被抓前的宝贵时间,他不是与家人朋友诀别,而是继续他的天网工作:呼吁营救被抓的黄再兴等数十人,把张三一言、郭起真等呼吁平反六四的文章以及洪哲胜探讨民主的文章发到网上。


五时十五分当公安再度出现时,黄琦在论坛上发出了被全球各大媒体广泛转载的告别书:“路还很长,感谢大家、感谢为中国民主努力的人们。他们来了,告别了。”“难博”几天内,CNN、BBC、美联社等世界级媒体都报导了黄琦被抓事件。


三年后,黄琦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罪名,判处五年监禁。在被关押的五年中,黄琦受尽了折磨,曾多次被警察打得头破血流。那些年在监狱里他无论寒暑,一直睡在厕所旁的水泥地上,还带着脚铐手铐。


“警察天天审讯我,他们想得到的是天网三千多名义工的名单。那里面有体制外的抗争者,也有很多体制内支持人权、同情人权的官员。哪怕是死,我也绝不会交出名单的”。


屡获人权奖


狱中的黄琦依然不断的抗争。在二零零三年九月初的二审宣判会上,黄琦当庭打断法官的宣判,质问“到底是谁举证、指证、认证黄琦的犯罪事实了?”并称中共是法西斯专政,是萨达姆、齐奥塞斯库那样的邪恶当道。在监狱里,黄琦还用民主的办法让犯人无记名投票,自己选择“牢头召集”,这在百年监狱史上还是第一回。


二零零四年六月国际人权组织无国界记者和“法兰西基金会”授予黄琦“第二届网际网络自由奖”。二零零五年六月四日黄琦刑满获释,医院检查发现五年的牢狱,使他患上脑积水、脑萎缩、心脏病、风湿等重症。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八日,六四天网公布了四川省政府给周国聪的母亲七万元生活困难补助,很多人称之为中国第一个“八九”死难者索赔案初步成功。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黄琦改组六四天网为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创办了中国大陆第一家综合性人权组织。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六日,天网丹麦联络处成立。二零零七年二月,黄琦获赫尔曼·哈米特奖。二零零七年六月,天网人权事务中心在美国成功注册。


奥运清场 再度入狱


五月十二日汶川地震发生后,黄琦和天网的义工曾多次到都江堰、北川等重灾区给灾民捐送救灾物质。同时,天网如实报导了灾民的实际情况:〈四川绵阳曾宏玲因三篇地震文章被警方抓捕〉,〈东汽死难学生家长代表集体前往天网投诉〉,〈什邡全力阻止300学生家长请愿市政府〉。


六月十日晚,正在和朋友吃饭的黄琦被不明身份者强行塞入车中带走,并对黄琦实施抄家,理由是有人控告黄琦诈骗,之后,警方声称抄家时发现黄持有“国家机密”。六月十六日,警方将“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的刑事拘留书送交给黄琦母亲浦玉清。


与此同时,中共在奥运前夕抓捕了郭泉、孙文广、不少家庭教会成员和法轮功学员。黄琦曾说天网不倒的主要原因是“我们用讲真相来抑制邪恶”,天网讲的都是事实。也有人称,作为中国唯一一个非政府的人权组织,中共把天网当成“人权花瓶”留给世人看。


如今为了奥运,中共连人权花瓶也不要了,可见其心虚和胆寒。


──转自《新纪元周刊》◇(http://www.dajiyuan.com)

6/30/2008 10:28:33 PM

[上一篇]强烈谴责周永康当局 立即释放民族.. [下一篇]炸政府楼伤12人,张家界男子抗议..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