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焦点 | 冤闻联播 | 遥看中华 | 司法新闻 | 网海拾遗 | 监狱难友 | 官方网事 | 人权快讯 | English | 天网评论 | AboutUs | 网友来稿
>首页 -> 天网评论

TOP

黄琦:与无权、无势、无名的弱者同行[下集]
[ 时间:2007-12-06 19:14:48 | 作者:百姓话坛 | 来源:新唐人电视台 ]


在线观看      下载观看

整理:天网义工心尘

校对:晓飞

百姓话坛:观众朋友们,你们好。欢迎您收看今天的百姓话坛节目。


最近在新华网上有这么一篇报道,说在中国上网的网民人数已经达到了一亿多人也就是将近两亿人,虽然在中国有严密的网监的监控,但是和其他传媒相比而言,互联网已经是中国人抒发自己的心声传递真实信息的第一选择的平台。今天我们的嘉宾就是中国被誉为著名第一人权网的六四天网的创始人黄琦先生。先请看一下黄琦先生的简历。


黄琦,第六届中国人权奖的得主,1963年4月7日出生,四川大学无线电子系毕业,笔名难博。1998年10月23日,他与妻子曾丽变卖全部家产成立了中国第一家专业寻人机构“天网寻人事务所”。1999年6月4日开通了中国首家寻人网站“天网寻人”,也称“六四天网”。


截止2000年6月3日,天网寻人帮助200多个离散家庭得以团聚。其事迹曾被《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CNN、BBC、纽约时报、法兰克福评论报等海内外著名媒体广泛报道和高度赞誉。并被《北京青年报》评选为“1999年中国九大网事”之一。天网还因刊登大量反腐败文章,并在中国大陆公开揭露江泽民亲属诈骗案、厦门“远华”走私案等以及谈论敏感的法轮功和六四事件,对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下层百姓服务,被公认为中国第一家人权网站,但也由此引起中共当局的不快。


2000年6月3日,警察以“为六四鸣冤、为民运呐喊、为法轮功叫屈”为由将黄琦逮捕,2003年5月9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黄琦有期徒刑5年,2004年6月,国际新闻组织记者无国界与法兰西基金会授予黄琦第二届互联网自由奖,2005年6月4日,黄琦刑满获释。


---------------------------------------------------------


请问各位:一个冒着生命危险解救了七名受害农村少女、一个帮助过二百多个家庭阖家团圆、一个无偿为数万离散家属提供免费寻人服务、一个无私无畏为数十万蒙冤者呐喊的人,会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犯吗?他应该受到较《红岩》渣滓洞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待遇吗?


狗不嫌家贫,儿不嫌母丑。我只想对祖国母亲大声疾呼:妈妈,赶快清理您那周身蛆虫涌动的身体吧!


为了我的孩子,为了你的孩子,为了我们大家的孩子,我将呐喊到生命最后一息!


截取自黄琦狱中书【天网黄琦狱中写给大家的话--奋斗、遭遇、感想
 

 


监狱里实行民主管理

 

百姓话坛:好的。观众朋友们你们好!欢迎收看百姓话坛这个节目,前两集【上集中集】黄琦先生向我们讲述了他在中国创办了为百姓说话维权的“六四天网”的经历,因为创办天网他被当局判刑五年。


好的,黄先生,您能不能继续讲述一下,您在被关押期间的您的经历?


黄琦:在最初的一年就是2000年6月3号,一直到2001年6、7月份的时候,那时候黄琦每一次都是面对面与警察抗争。当时的抗争很艰苦的,每一次抗争就被警察打得头破血流的。在这个情况下,当然到最后,后来我就在想,我还是要让那些在押人员和我一道共同抗争。


    有一天监狱里面发生了大规模的械斗,40多个人在监室里面发生了大规模的械斗,打伤了人,把人打得头破血流。警察在没有办法处理情况下,那天就把监室里面所有的人都喊出去谈话。最后一个就喊着我出去谈话。


    当时那个警官名叫杨凡,他就对我:“黄琦,你说我们这样不合法那样不合法,那你说怎么管理?”我讲:“怎么管理?按照你们书上说的那样管理就行了。”他讲:“你看一下,谁能够担任这间监室的负责人?”当时我就向他推荐了几个人。


   我提每一个名字的时候他都说不行,我心里面知道他想干什么,他想叫我干,他讲:“黄琦,监室里面47个在押人员,我已经找了46个人,这46个人都说由黄琦来干才管得好这个组。怎么你一个人不这样认为,你不是平时说要顺从民意吗?要搞民主吗?怎么你就不搞搞民主、听听别人的呼声?”


   当时我就讲:“我干这个不行的,为什么呢?因为我本身就反对你们这种专政的体制,我不可能充当你们这种专政的工具。”他讲:“这样,黄琦,我们研究一下”。


    然后,过了几个小时之后,经过大队的很多领导干部一起进行研究,杨凡又来通知我。他讲:“这样,黄琦,你不干不行,你不当召集(就是牢头狱霸)也可以。”他讲:“我们经过集体研究,委任你担任监督,什么叫监督?监督就是监督召集违法乱纪行为的,也称为监督,你就管召集而已”。


    当时,我觉得盛情难却,再加上那些在押人员也都希望我去担任这个职务,最后我还是答应了警官的这个要求。


    答应了这个警官的要求之后,我返回监室里边的第一动作,就是请全体在押人员进行无记名投票选召集。就是外面放放了几个缸子,选票就写成纸团,然后那些在押人员就一个一个的,每次只准出去一个,搞无记名投票。

 

百年监狱第一回

 

“你们选出你们心中的负责人,由他来管理你们每个人。我们同时也要实行民主监督,有什么问题大家共同监督,保障召集不打人、不吃大家的钱、为大家说话。”


    当时,那些在押人员一听就特高兴,说这是开天辟地的第一回,这是百年监狱的第一回。当时听了这个话,我也压抑不住心里面的高兴,毕竟是一种监狱里的民主制度在推行吧。当时,好象我现在回忆起来没有提名的,人人按照自己的愿望写一张纸。发给了大家一张小纸,这张纸上面自己可以填任何人的名字。

 

 


    晚上,另外一间监室就发生大规模斗殴事件,为什么发生大规模斗殴事件呢?因为他们其它旁边监室就知道黄琦所在的监室维权成功,也叫维权成功,就是自己选出召集。所以他们也很仰望我们这个模式,他们也想象我们这样管理。但是这个政府任命的负责人肯定不愿意,双方就发生大规模斗殴。斗殴之后警察就前往镇压,镇压之后又请了几个人出来谈。谈话时那些人就说:“我们还是要象黄老师那个监室里面的管理。”


    然后,我就搬到那个打架的监室里面去。在这之后,我又到了另外的一间监室。


   每当他们发生斗殴的时候,警察就把我调过去,调过去就用我这个模式去管理。


    后来,成都市公安局派出其它警区的警察不断地到我们这个监室来参观。他们来参观是参观什么呢?参观这种管理模式。因为其它那个组每天晚上都要彻夜为警察干活,而且还要打人。我们这个监室不是这样的,只有我们这一间监室管理模式在全监狱里面与众不同。所以,那个时候络绎不断地有其它警察来参观我们这边的管理模式。

 

你不准发动革命

 

    我印象很深有一间监室里面,每天警察在巡道的时候就听到里面啪啪啪地响,为什么会发出这个啪啪啪的响呢?在监狱里边称为“打水勾子”,所谓“打水勾子”就是在押人员不听从牢头狱霸的话,就把这个裤子脱掉,按在地上把布鞋打湿以后在屁股上打,每打下去就是一块血印。警察听到有间监室在打的时候,是监狱长听到的,然后就说“这里面有问题,你不是说黄琦那个方法可以吗?干脆把黄琦弄过去。”


    然后,那天中午11点钟的时候,警察就通知说:“黄琦,那边有点事,你过去给我处理一下。”我讲:“好吧,你非要叫我过去,我不过去也没办法。”“你过去不准发动革命”。


    他当时跟我说得很坦诚,他说:“这里面,黄琦你这套民主不行,在监狱里面,你不准搞那套民主,监狱里面只能独裁,你这次过去你就给我听一听那边有什么事就行了。”我讲好。


    我是中午11点钟过去的,当时吃完饭以后要睡觉,我刚上床睡觉的时候,所有在押人员都不睡了。我就觉得很纳闷,我就听那帮人就说:“那个召集吃了我们的钱”。


    因为那个监室里有黄琦所呆的这间监室转过去的人,实际上他们集体不睡觉,就是抗议牢头狱霸打人。因为他们意识到黄琦过来了,有人跟他们说话了,所以说集体都不睡觉了。


    过了两点钟的时候,警官就来了,警官走入监室里面,所有在押人员几十个人就全部老老实实坐着。


    警官就进来训话,第一句话就是:“黄琦,又是你惹的祸!”我讲:“警官不是我,是他们,我进来一句话都没有说。”他讲:“你就是瘟疫、你就是传染病,你走到那里那里就要出现动乱。事实已经证明了,我11点钟才把你弄过来,中午那些人就不睡觉,弄成现成这个样子。不是你干的事,是谁干的?!”


    当他这样一说,那几十个人一下哄堂大笑。然后警官就把那些起来造反的在押人员喊起来,喊出去一谈:“怎么回事”?他们就讲召集吃了他们多少多少钱,哪个吃了他们多少多少钱。


    我说这个故事主要一个情况就是说,从我最先开初发动在押人员起来为自己争权力,一直到最后,黄琦走到哪个监室,那些在押人员就自己起来争权力。这就是一个过程,实际上就是按警官所说的,黄琦你这个品牌就是一个造反的品牌。走到哪个地方那个地方就要发生动乱、就要出事。


百姓话坛:嗯,听起来有点令人哭笑不得,这是很有戏剧性的场面,那么在这种这么一种体制下,在一个所谓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的这样一个环境当中,在这样的一个监狱当中实现了民主,非常有意思。您能不能谈一下,象这样的监狱生涯,您一共经历了五年的时间,是这样吗?


黄琦:对,五年时间,只有多没有少,只多呆了两天,没有少呆。

 

天网就是行侠仗义

 

百姓话坛:那么虽然您遭受了很多不公正的待遇,在狱中还被虐待,但从您今天谈吐来看,您并没有在这种监禁高压之下改变您的志向,而且继续以和平的方式维权,那么请问您这种信念是什么?难道您就没有恐惧过吗?


黄琦:我时常跟朋友们谈这句话:我们要象驯服动物一样驯服中共。我和很多朋友们就谈这个问题,当一个小孩,7、8岁的小孩,5、6岁的小孩和一个大男孩在一起,十几岁的大男孩在一起的时候,如果这个小孩怕这个大男孩子的话,他永远不会有成功的机会。但是这个大男孩假如去打他,他敢于持续不断的反抗,最终这个小孩会赢得尊重,麻烦是有的,而这个麻烦也是方方面面的;当你面对邪恶敌人的时候,如果你畏缩的话,只会适得其反。


    我记得在86年的时候,在大陆有一部热播的电视连续剧名字叫做《霍元甲》,他的歌词当中有这样一句话:“因为畏缩与忍让人家骄气日盛”


    还有一部《再向虎山行》,也是一部当时的电视连续剧,其中有这样一首歌,那首歌当中有这样一句话:“平生勇猛怎会轻就范,如今再向虎山”。我想在这个人权工作当中,不在乎一时一地的高调,最关键是持之以恒的抗争。


    很多朋友谈这个问题,为什么他们发了不到天网百分之一的文章就入狱了,天网发了那么多文章没有入狱。我想是这个过程当中,对抗的过程当中,大家看到了天网按照从人权角度披露这些事。


    天网是按照中国五千年传统道德扶助弱者行侠仗义,从这个角度报道这些事。我觉得五千年中华文化,那种行侠仗义为弱者呐喊,实际上就是人权这个词在中国古代的一种体现,在现代用了人权这个词而已。


百姓话坛:那么您这个解释很新鲜,也就是中国五千年文明当中,行侠仗义用现在的词就是人权,很有意思。那么目前在中共的统治下,民主和人权可以说是水中月、镜中花。那么你觉得怎么样才能推动中国实行民主?


黄琦:这个一方面要感动,另一方面要推动。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们人权工作者持之以恒、前仆后继地流血牺牲,会促使体制内外各方面朋友更多地介入到人权工作,更多地关注人权。


    另一方面,也正是汇聚了这么强大的一帮力量,当这个力量越来越强大后,不管叫作感动、叫作推动、叫作被动,只要让它们动。就象我在监狱里面,警察任命我为监督,实际上是他们在被动的情况下,任命我为监督。

 

人权花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百姓话坛:嗯,现在好象有干扰啊,不过没关系,我们继续说,它们总是害怕有人说真话,不过它们也阻止不了。好的,您刚才说得非常有意思,不管怎么动反正就让它动起来。你能不能再谈谈目前的中国,对你这个天网和你本人在社会上都有什么反馈?


黄琦:对于天网的反馈我们从官方得到了一些,当然有些比较神秘的东西我就不谈了。就谈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还是在去年的时候,曾经有几个朋友,就找到了公安厅的一些官员,当时就为他们的维权案件可否找天网进行了咨询。然后,就谈到黄琦这个人为什么不抓?为什么不抓黄琦这个人?去年成都有几个朋友,包括读书会的负责人,和我一起谈话吃饭的时候,中秋节邀请我们去吃饭的时候谈到一个问题,他讲今年四川最大的新闻,就是没有抓黄琦。


    为什么不抓黄琦呢?那个警察可能就说出这个道理,天网虽然发了很多东西,但是它发出来的东西都是事实,而且可以找到当事人可以去验证,当然我不是说中共当局允许说真话。但是我要说明一点:我们必须用说真话的办法,用讲真相的办法来对付邪恶,我们不去克隆邪恶的东西来对付邪恶,那样只会让我们丧失道德基础,最终让我们惨败。


    从天网这方面来说,在国内,天网得到了底层民众非常强大的支持,暗中支持的还有新闻界的朋友,当然,我们也要客观承认也有体制内部一些主张人权民主的朋友,要不黄琦是早就抓了,是不是?做了那么多事为什么不抓呢?就象有一个朋友,去年有一个朋友,他在网上很隐晦的写了几个词“这位黄姓的朋友就是中共树立的人权花瓶。”


    另外几个朋友就跟我谈到这个问题,如果说天网有那么一点地位的话,如果说天网有一点象这个人权花瓶的话,我就要向大家说明一点:我们是经过9年前仆后继流血抗争获得这个位置,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黄琦的期望

 

百姓话坛:非常感谢你,我们的时间就要到了。那么最后呢,您对我们这些海外同情您、支持您的这些朋友,有什么期望呢?


黄琦:我希望海内外的各方面的朋友,对于当今中国大陆的人权工作,多一些实质性的支持,我们有很多朋友,象郑大靖、象王淑蓉、象刘贵琴、象郭起真等等这样默默无闻的朋友,他们进了监狱,他们最需要海内外朋友各方面的支持。


    在此,我也要向在那么多年来,向天网提供经济帮助、提供人道帮助的各方面朋友,表示深深的谢意!正是由于你们的支持,让我们一路走来,而且我们还会从胜利走向胜利,尽管以后会有很多坎坷。谢谢你们!谢谢!


百姓话坛:也谢谢黄琦先生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采访。


    好的,观众朋友们,随着中国现在上网人数的与日俱增,黄琦先生六四天网的影响力,也是在逐日的增长。那么您如果喜欢在网上冲浪的话,我建议您不妨也到六四天网上浏览浏览。谢谢您的收看,下次再见!

 

黄琦:与无权、无势、无名的弱者同行[上集]

星夜营救受害7少女

全国媒体转载135字报道

太阳报、郭起真称六四天网

用拳头说话

黄琦:与无权、无势、无名的弱者同行[中集]

200多人堵四川省检察院

逼迫交出3000天网义工名单

萨达姆就是你们的榜样!

十几个男女对主子表忠贞

[上一篇]论中西文化的相遇和交锋——序 [下一篇]中国食言奥运承诺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