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焦点 | 冤闻联播 | 遥看中华 | 司法新闻 | 网海拾遗 | 监狱难友 | 官方网事 | 人权快讯 | English | 天网评论 | AboutUs | 网友来稿
>首页 -> 天网评论

TOP

曾全福:见证中国最大的民间维权案件
[ 时间:2006-04-08 10:33:51 | 作者:曾全福 | 来源:六四天网 ]

 天网2000年缴获的国安战利品

     我是四川省简阳县一个世代农民的儿子——曾全福.
   

     我自幼家境贫寒,进入改革开放的岁月,尽管采取了很多勤劳致富的措施,穷苦的家庭环境依然没有大的变化。九十年代末听说出国打工可以改善家境,改变自己的命运。就在当地劳务输出部门组织下加入了出国务工的大军。结果事与愿违,我不但没有得到应有的劳动报酬,还割舍了身体的器官和被逼无奈踏上了个人维权的辛酸历程(详见2000年年初《辽沈晚报》、《福州晚报》《羊城晚报》、《华声报》、新浪网、《重庆商报》、《扬子晚报》、《江南时报》、《圣荷西水星报》、《太阳报》、《凤凰卫视》、《明报》、VOA等媒体的报道)。
   

     而许多媒体的报道和朱镕基总理的批示使20多万被切除人体器官的农民得到了社会的高度重视和普遍同情,使得其后出国的数十万中国农民兄弟不再因切除人体器官流血流泪,这和[天网寻人]发挥的重要作用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从个人维权到服务社会的天网义工,我还参与了从未对外公开的《第一个89死难者成功索赔案》、《长江上游严重盗伐天然林事件》等数百个维权案件。5年来,我隐名换姓,为生计和长寿而奔忙,但我始终没有忘记收集和整理这些令不少朋友付出鲜血甚至生命的历史资料.
   

     曾经在天网维权呐喊的左华安、何龙清等不少战友已经英年早逝了;
   

     曾经在天网做义工的郑会路[大嘴老歪]失踪好几年了;
   

     曾经在天网呐喊的黄再兴也入狱了;
   

     曾经编辑《巴蜀万名船员阑尾被切》的李长青也入狱了
   
     ,,,,,,,,,
   

     今天,我有责任公开部分真相,献给照亮我们时代的先驱!
   
    
   
抓一根救命稻草

   


     九九年十一月初,我在家乡通过人民日报和四川的电视台了解到,成都有这么一个[天网寻人]事务所,他们经常为离散人员、弱势群体扶危解困,也有朋友给我说 "报纸上经常介绍他们,肯定可以帮上你的忙!"。我抱着抓一根救命稻草,带着再拼一把的侥幸心里,以一个普通上访者的身份,在万般无奈而又孤独无援之时来到了成都。
   

     在多次为我呼吁的四川电视台记者和某青年报著名记者的引见下,我们来到了位于四川省检察院的[天网寻人]事务所。向接待人员初步介绍了在国外打工,钱财被搜刮;介绍了多次上访无门,反而受到各种压制、打击和迫害的基本情况。工作人员听了后,说要给他们的领导汇报。
   

     临近中午,天网工作人员和我们共进午餐,我们一边吃饭一边诉说钱财被搜刮之事。
   

     那个年代,包括政府官员、体制内外知识精英在内的国人对人权这个词的内涵懂得并不多,更不用说[民间维权]这个词了。当我说到所有出国船员都被割了阑尾时,一个始终沉默、一言不发的年青人抬头问道:其他人割了吗?这个事你们记者为什么不写出来?
   

     同来的记者说:这是政府协调签的合同,长期以来都是这样,又不是他一个人才割了阑尾,所有人都割了。现在我们只管曾全福一个人的事,只说他工资的事。
   

     这个青年人盯着记者,慢慢地说:政府协调签劳务合同割阑尾,就是割人体器官;政府组织就说明有政府的保护,是政府行为;全世界都没有这种事,这就是新闻点;你们说只管他一个人工资的事,这种事全中国多如牛毛,你写出来也没有人看,更没有人管;要弄,就少谈个人少谈钱,就要从割人体器官入手,就要从政府组织入手,就要从全中国有多少人受害入手。这种特大恶性侵犯人权的事件捅出来政府头头也坐不住。
   

     那时,我觉得这个人说话盛气凌人,口气有点像天方夜谈.奇怪的是,两个大记者都很尊敬他。
   
    
   
这就是我要找的老师

 

   
     从此,我和黄琦老师结下了难舍的缘分,我和不少人一生的命运也随他的出现而改变。可以这样说,没有昨天的[天网寻人]就没有我今天充实的生活,没有那时的黄琦老师就没有我今天的人生选择。
   

     随着深入的接触,我发现黄琦老师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是一个真正的理想主义者。
   

     黄琦老师嫉恶如仇,敌视一切卑劣,即使是朋友的失误他也毫不客气。面对世俗和权势,从不轻易低头和做出让步。做事的态度是对每一位需要他帮助的人都施以竭尽全力的帮助,而且时常以一个极端工作狂的态度倾心于自己的事业。为了尽快使这个冤情得以解决,他从深入调查到核实取证,夜以继日地联系国内外各界朋友,并率先以《上亿劳务费那里去了?数千人切除阑尾合法吗?》为题做出了详尽报道。其后,《辽沈晚报》首席记者薛百成、香港《太阳报》记者纪剑等来人核实情况后,也以整版的篇幅与读者见面了。
   

     而海外《太阳报》、《圣荷西水星报》、VOA》、《明报》、博讯新闻网、多维新闻网、《凤凰卫视》等不少媒体与[天网寻人]事务所的联动,更是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不久,国内媒体出现了我开始说的那种风起云涌的追踪报道,出国农民的冤情出现了曙光的征兆。这个反应速度和引发的广泛关注程度,是国内新闻界和我们几十万海外务工农民想都不敢想象的,也是出国船员数年来的奔波呼吁从来没有遇见过的。
   

     一时间,海内外发出了一波又一波的怒吼。中央电视台《现在播报》、《焦点访谈》,派来了周怒涛等多批记者进行多次实地采访,但后来却保持了离奇的沉默(据记者介绍是GA部长打电话给中央电视台某台长,说怕问题闹大了影响中国加入世贸)。最后,黄琦老师通过有关方面设法将资料送达中共中央最高层,我们敬爱的朱镕基总理立即批示并派出多部委组成的联合调查组紧急赶赴四川。
   

     在情况明朗后,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为全国出国务工农民的根本利益着想,立即下令在全国范围内停止了切除人体器官的做法。彻底扫除了世界历史上罕见而中国历史上延续了多年的特大恶性侵犯人权惯例,保障了之后出外打工的数十万中国农民的基本人身权利和健康权利,仅此一项,就为其后出国打工的中国农民节约切除人体器官手术费达数亿元之多。
   

     随后,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还很快采取了一系列积极的应对方案,解决了很多遗留问题,不少受害者得到了程度不同的经济补偿。
   

     客观地说:这是中国大陆迄今为止最成功、影响最大、速度最快、受益人数最多的民间维权案例。它由[天网寻人]事务所黄琦老师和体制内至今不愿透露姓名的朋友共同发起,海内外陆地、网络媒体良性互动,中国党和政府最高层积极回应、正面应对,它在中国民间维权史甚至在中国人权史上都占有无可比拟的典范作用。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
   

     《辽沈晚报》薛百成老师、《人民日报》刘裕国老师、《福州晚报》李长青老师(已入狱)等无数中华民族最优秀的新闻工作者,冒着得罪既得利益阶层的巨大风险、义无返顾地站在了20多万受害中国农民一边,他们不辞辛苦地上下奔走,并通过各种渠道最大限度地维护了中国农民的利益!
   

     为了此事,朋友们受尽冤屈!
   

     薛百成老师!刘裕国老师!李长青老师!还有那些奋不顾身的中国大陆新闻工作者们,中国农民永远不会忘记你们!
   

国安打上门来

   
     但是,民间维权的巨大成功、中国农民兄弟流血割肉的彻底杜绝,是以牺牲黄琦老师、曾丽女士的家庭幸福,以名扬海内外的[天网寻人]被彻底关闭为代价的!
   

     从2000年1月份开始,面对海内外的关切、面对所有朋友和家人的苦苦相劝、面对旧体制的巨大压迫,黄琦老师曾经多次对我们冤民们和记者们说:“现在就需要有人去先行、就需要有人去牺牲,就需要谭嗣同。我走了一百步,就会有人走五十步、走三十步,这个社会就进步了”、“我现在为你们喊冤,等我进去了,你们就为我喊冤”。许多媒体记者在与他谈及危险时,他始终是置自身安危于不顾。同时,黄琦老师也殚精竭虑,作了事后证明是非常有效和周密的安排,完整地保存了这批民主的火种。
   

     2000年2月25日上午9时,由于“朱容基总理的批示”,天网发生了建国以来极其罕见的“国安打上门来”事件。
   

     非常幸运的是,现代技术完美地记载下那个静悄悄的时代里惊天动地、荡气回肠的历史,并终将进入我们后代的教科书。

 

(以下文字来源[“朱容基批示”给我们带来的?]2000-2-26
----------------------------------------------------------

 


     手持国家安全厅工作证,拿出一张更改了日期、没有编号的介绍信(见原文扫描件),在四川省劳务公司要员陪同下,要调查上万农民被切阑尾一事.自称:“我就是冲着朱容基批示来的”。然后左一个“老子”,右一个“你娃”,再就是“瓜娃子”;还不时将手罗列在我脸上-----
   

     身处这种境地,面临这种情况,你该怎么办?是逆来顺受?还是以牙还牙?
   

     我的反应:给他照张像!
   

     这就是“打斗事件”,这就是2月25日上午9时15分发生在天网寻人事务所网络办公室“打斗事件”的起因。
   

     “朱容基批示”是些什么内容?卫生部某部长与劳动部要员组成的调查组达到什么目的?来川调查的结果怎样?我无权知道
   

     他们的目的应该是为20多万被切人体器官农民伸张正义的--
   

    重庆商报被告了
    有人威胁曾全福等人
    不少新闻记者说----
    现在到我们头上了----

   
     毫无疑问,在这个时代,有人能够拿出数不胜数的“材料”、无可辩驳的“事实”,来证明20多万并非痴呆的中国农民,心甘情愿地花钱,心甘情愿地切肉!
   

     但我认为:这是一个违背人类常识的举动!
   

     一个平台,一个人人都可以说话的地方,有人会给它罗织无穷的罪名吗?会成为首选的目标吗?
   

     按照他们的说法:你敢把今天发生的事上网,我一个电话就可以关掉你们的网站。
   

     或许,这是最后的晚餐;或许,这是天网寻人、呐喊-网上喊冤告别各位的前夜!
   

     在此:我们感谢大家披星戴月的支持!

   
     在此:我们要向大家预说声再见!

   
    ----------------------------------------------------


“我就是冲到朱容基的批示来找你的”


   
难搏[黄琦]根据录音整理

 

    2月25日上午9时15分,2人走进天网寻人事务所网络办公室。事后知道此君是四川省国安厅八处卜列平先生。

 

    卜:谁是负责人,我是安全厅的,哪个姓黄?

   
    黄:你就是打电话来的?

   
    卜:我是安全厅的,你们是不是发过农民割阑尾的消息?

   
    黄:请你把证件给出来看。


    (卜拿出一张介绍信和证件,黄见介绍信没有编号、日期也有被改过的印迹,就说拿相机照张像。)
   

    卜:你搞错没有,我是执法机关的,你还要照像;你这个单位是那个主办的,是你个人的吗?
   

    黄:我们这个单位就是天网寻人事务所,什么事吗?
   

    卜:是那个单位主办的?
   

    黄:我凭什么要给你介绍呢?
   

    卜:我是国家安全机关的,你凭什么问?(此时两人拥向黄来,双方互相指点对方)
   

    卜:你是不是主管,你给我放老实点你。装疯迷窍的,这哪个是负责人!
   

    黄:你干什么的,你手指干什么?
   

    卜:指了你又啥子?还把照机拿出来,你把照机拿出来。
   

    黄:拿出来(此时两人互相推拉起来)
   

    卜:你是不是疯子你?我看你是放肆了,你有没有一点法制观念。
   

    黄:(对天网寻人其他工作人员说)把这个拿到(指介绍信)
   

    卜:本来就是给你的,你是不是负责人,装疯迷窍的。
   

    卜:(对天网寻人其他工作人员说)他是不是你单位的负责人?


    其他工作人员说:他是我们单位的……
   

    卜:你们单位的法人是哪个?


    其他工作人员说:所长还没来

   
    卜:马上把你们法人叫过来,你不是法人,把介绍信给我拿过来,不然今天我马上把你拉到政法机关,简直……(用手推、拉黄,黄推档,后抢过介绍信)
   

    黄:请你出去,你不出示介绍信就出去。
   

    卜:你,我跟你说,我看你,你!
   

    黄:你要是出示拘捕证来我欢迎。
   

    卜:我出示拘捕证那个时候,你就喊完了,(对天网寻人其他工作人员说)你通知法人没有?
   

    黄:他凭什么要通知呢?
   

    黄:调动国家安全局来搞这些事,你们跑到成都*报去**别人,跑到电视台去**别人。
   

    卜:我跟你说姓黄的,你把嘴闭倒,该说的时候再说,你现在不要给我说,我要找负责人。
   

    黄:网络是我在负责。
   

    卜:我不管那个在负责。
   

    黄:你要查我们这个单位,你要抓捕我个人,我随时陪你。
   

    卜:我说你是瓜娃子!
   

    黄:我说你才是瓜娃子,你懂不懂礼貌,自称国家安全局的。
   

    卜:我自称,自称,我拿到证件来的!
   

    黄:我跟你说,你这种国家安全局真的是败类。我就当到你的面说。
   

    卜:你这个瓜娃子,我们国家就是你这种败类太多。
   

    黄:涉及到沈**和他的儿沈*,就调动国家安全局,你说我该不该把这个发出去?
   

    卜:好,好,现在就要整你这种网上犯罪。
   

    黄:嗬!嗬!
   

    卜:(高声)走开,走开……你没资格给我说话。
   

    黄:走开,这是我的办公室,我为什么走开?
   

    卜:你不是这的法人,你不要给我说话,先找你法人!
   

    黄:你不要在这里跳,上面已经批示了!
   

    卜:嗨,我就是冲着朱容基批示才来找你,朱容基的批示你晓得了,我就是冲到朱容基的批示来你的。
   

    黄:你说啷个吗
   

    卜:走开,走开,老黄
   

    黄:你说朱容基批示得对不对?
   

    卜:走开,走开,你没得资格跟我说。
   

    黄:这个就是曾全富
   

    卜:就是你嗦,这些资料就是你提供的?
   

    曾:是,全部的资料,文字资料都是我提供的,包括政府下的文件都是。
   

    卜:你在国外是昨个回来的?合同期满还是?
   

    曾:休假回来的。
   

    卜:你现在在哪工作?
   

    曾:我没工作,我为这事搞了一年多,仲裁委下来过后,我就找他们。
   

    卜:仲裁委昨个说的呢?朱容基的批示你昨晓得的呢?
   

    曾:他们给我说的。
   

    卜:我今天来是找你们法人,你说我这个是假的,你可以去查我,你介入他这个事情,勇于上网,这个都是你自己的事情,但是我可以告诉你这一点,做了所有这些事情,你要负法律责任。
   

    黄:可以负法律责任,如果说他没有把介绍信放在这里,那么他就代表个人。
   

    卜:我说你马上通知你们法人过来,你必须要通知负责人,不然这个责任,这个就是给你们的。(将介绍信递给天网寻人工作人员)
   

    随同卜一同来的眼镜对卜说:你还有哪张介绍信呢?
   

    曾全富对眼镜说:嘿,你就是海外劳务公司和省劳务公司的人嘛!
   

    黄:呵,搞了半天,海外劳务公司聘请这位先生跑到我们办公室来。
   

    卜:我先到海外劳务公司了解情况,然后到你们这里来的。(接着大声对眼镜说:这里没有你的事,你出去!)
   

    卜:你要协助调查,搞清楚点。
   

    卜:你给内参反映的情况是昨的,内参我也看了,包括朱总理批示我都看了,既然晓得了呢我也就……
   

    黄:当然那个内参的内容,答复的内容我们不晓得。
   

    卜:说了几个问题,第一个呢,你现在向他提供的情况是。
   

    曾:阑尾,主要是阑尾和工资。
   

    卜:那个阑尾1万条是被迫的吗?是什么?
   

    曾:是被迫。
   

    卜:哦,被迫,被迫切除 这个根据在哪?
   

    曾:那么多新闻记者不只采访了我一个人,采访了那么多人,有录音、录象------
   

    卜:汉源采访了吗?别人的招工简章上就有切除阑尾这一条。你喊冤能够喊到今天这一步,朱总理都批示了,你的目的也达到了。
   

    卜:中央调查组是我们接待的,作为你们这种网站,能够得到朱总理的批示,就很可以了嘛。
   

    黄:我们给大家提供了一个平台,谁觉得有冤屈都可以在上面发言,曾全福可以在上面发言,省劳务公司也可以在上面发言,你们国家安全厅还是可以在上面发言。
   

    卜:作为个人来说,我认为老黄这个人还是很正直的,-------
   

    黄:如果媒体采访阑尾的事我怎么说?
   

    卜:你就说:无可奉告;也可以说:我没有责任告诉你、你无权利知道。如果你要说的话,最好不要说国安厅;也可以叫他们直接给我们联系。
   

    之后,卜先生留下了他的电话、传呼(注:因涉及国家机密,无可奉告)

 

---------------------------------------------------------


    
“令人拍案叫绝 把它们打翻在地”

   
     尽管面临巨大压力,尽管天网内外朋友们一致反对,黄琦依然把该事件的录音整理成文字,以《“朱容基批示”给我们带来的?》为题公布在天网网站上。
   

     让中国国安系统世代蒙羞、丢尽颜面的[人民之声],还有天网“缴获的战利品”在中国官民对抗史上第一次公开出现,并荡气回肠地传遍了全世界。
   

     “打上门来”那个国安处长,从此彻底消失了,尽管黄琦依然保留了国家安全厅承认此人是八处处长的录音;尽管朋友们多次前往四川省国家安全厅等部门查询。
   

     同时,数千条愤怒的呐喊、热情的支持从全世界迅速涌向天网,震天动地的声音让邪恶势力战栗:

 

(以下资料见[海内外读者反馈摘要]2000年3月)
   

---------------------------------------------------------

 

     谢谢你们,人民之声!
   

     頑張ってください
   

     你们的存在即是中国民主法制的萌芽,虽然很艰难,请坚持下去,中国的明天才有希望。
   

     我们坚决支持你们,跟这些恶棍斗到底!!把它们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让它们永世不得翻身!!
   

     支持,支持,再支持!
   

     第一次看到真情的網頁,因為今天香港的報紙報道了"天網".佩服你們的勇氣.
   

     You are the real Man. Support you as much as I can!
   

     《呐喊》成了我最大的骄傲。为网络时代的中国传媒树立了一面旗帜。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注目你们,看你们在荆棘丛生的中华大地上不断追求社会公正的艰难目标。你们是走在最前面的人,
   

     为了中国的未来,加油
   

     從香港報紙得知你們的網址,閱後令人拍案叫絕,你們是中國人的良心,向你們致敬!?
   

     向你们致敬,中国还有敢于讲话的人,敢于为民请命的人。
   
     ,,,,,,,,,,
   

---------------------------------------------------------

 


     那个时代,不少体制内朋友都说天网太激进了,其实,黄琦的斗争方式充满了前瞻性,当网友狼行孤独发出“我们要拿起武器,用我们的鲜血去创造一个崭新的时代!”
   

     他理性地回答:“每人帮下层百姓做1件实事,中国就看到了民主的希望。每人帮下层百姓做5件实事,中国的民主就实现了!”
   

     尽管海内外公开发出这样的消息“可能逮捕「天网」的主管人员并判处徒刑”(见多维新闻社2000年4月22日电[中共反击海外民运网路战])等等,都已经表达了对天网和黄琦前途的担忧,黄琦对将要发生的后果也早有预见。然而,在2000年4月28日接受《圣荷西水星报》MICHAEL DORGAN采访时,黄琦坚定地说道:“我完全清楚我的未来,不是地狱,就是监牢。” [见 [黄琦:我完全清楚我的未来,不是地狱,就是监牢])
   
    
   
[永不消失的电波]感动了全世界

    
   
     所有看过旧版天网[走向论坛]的朋友们,都非常清晰地记得,难搏真正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2000年6月3日下午5时5分,当4名公安奉旨前来天网带走黄琦时,他请聪明的公安战士回去开出书面传讯。
   

     短短几分钟内,早就决心把牢底坐穿的黄琦首先想到的不是与家人和朋友诀别,而是为早在2000年1月25日,就通过难搏和福建日报王编辑的帮助已经得到释放,并再次被非法关押在福建省南安洪梅镇的黄再兴等数十人发出了最后的维权呼吁;还把张三一言、郭起真等呼吁平反六四的文章以及洪哲胜探讨民主的文章等发到网上。
   

     2000年6月3日下午5时15分,当拿着书面传讯的4个公安带走他时,他不顾一切地在走向论坛上发出了被全球所有顶级媒体广泛转载的“永不消失的电波”[见(旧版)走向论坛]:
   

    路还很长,感谢大家、感谢为中国民主努力的人们。他们来了,告别了。- 难搏 (0 bytes) 17:15 6/03/2000 (2203) (8)
   

     5天里,CNN,BBC,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美国ABC电视、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法广、东方日报、明报、苹果日报、中国时报、联合报等及过百家大报予以报道。
   

     5天里,张三一言、郭起真、洪哲胜、枪杆子、从头再来、卢四清、鸡鸣、春夏之交、王天、狼行孤独、嘻英雄、凌晨四点、秋后算帐、谢万军等几乎所有中国第一代网络民主斗士在[(旧版)走向论坛]上发出了震天的呐喊。前无古人,或许还将后无来者的数千条时代最强音就这样深深地镌刻在中国历史上:
   

    ---------------------------------------------------
   

    难博先生:您是中华民族的骄子,人民的历吏将会记载您光辉的一页!
   

    中国民主党接讯!强烈关注此一情况。保卫天网
   

    台灣宜蘭地區人民,向黃先生及其家人,表達敬意!
   

    全世界华人网友联合起!为伸张正义,赶快行起来!天网万岁!
   

    非法迫害难搏的凶手,当中国进入民主化就是你们的末日。
   

    难博兄弟,我们的心是连在一起的。
   

    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将在一星期之内实行“推倒信息柏林墙行动”
   

    全世界都将关注天网和难搏先生
   

    我们心在滴血!大家开始攻击中国证券交易系统!
   

    曾麗,難搏,全國人民在你們身后
   

    To my knowledge, this site is one of the best in our country.
   

    丧钟为谁鸣——难搏的命运就是我们的命运,关注难搏就是关注我们自己!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难搏兄,好人一生平安!
   

    声援难博,呼吁拿起法律武器保护难博!我要捐款。一双冷眼,一副傲骨,一腔热血!
   

    你們隋与民主黨無關,但我們仍佺力關注,全力支持,全力聲援.
   

    如果天网封了,还会有千千万万的天网站起来,四川公安,请记住你们也是人民的一员!
   

    冤民需要天网,愿祝两位人民群众的贴心人平安回到天网!
   
    ,,,,,,,
   

    ---------------------------------------------

   


第一个89死难者成功索赔案

 

   
     [天网寻人]掀起的这一波及海内外的民间维权浪潮,并没有因为黄琦的失去自由而中断。郑会路[大嘴老歪已失踪]、左华安[逝世]、毛建华、郭起真等不少勇敢的战士也从全国各地赶来支援我们。杨子立等海内外数千名网友也来函表达愿意为天网提供各种帮助。我受老师个人魅力和精神的感召,也从一个上访控诉者加入到天网开辟的维权事业中来,成为一个游走于体制内外的职业维权者。
    

     黄琦老师在维权的过程中,我目击和感受了他的行事风格和做人境界,他又是为了我们而自己蒙受委屈,在这种最艰难的时刻,我决不能忘恩负义,我决定和黄琦老师的爱人曾丽女士等朋友一道,继续把民间维权和寻人的事业进行下去。
   

     其实,早在我初次进入[天网寻人]之后一个月,我就已经成为[天网寻人]上千个义工中的一个,在老师的辅导下,写出了《吉尼斯记录:现役军嫂开办全球第一家申冤店》、《开门迎共军——按起义投诚人员对待》、《打拐英雄中江佐罗上网求救》、《县长说:能压制群众的人才能作领导》等被大量媒体引用素材的文章。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在老师亲自指导、策划和无数次修改下,我写出了第一篇公开刊登在国内、呼吁保护89死难者人权的文章——《11年来,孩子依旧半睁着双眼看着世界、看着我们、看着他们》,此文和年仅15岁的死者惨不忍睹的照片在海内外影响极大,时至今日,依旧刊登在海外网站上。同时,黄琦老师还在入狱前为孩子母亲筹划了进一步的索赔方案;最终,在朋友们共同帮助下,真正的英雄母亲唐德英完成了中国第一个、也许是唯一一个89死难者成功索赔案!


双方付款协议

   
     黄琦老师入狱后,办案人员找到我,讯问这篇引起公安部高度关注的文章是不是黄琦写的,我回答道“是我写的”,他们多次提醒我:“你知不知道厉害,你难道不明白吗,谁说了是你写的!”,我坚决地说:“就是我写的”。
   
    
   
惨烈对抗 造福数亿人民的壮举


   
     在没有了老师的[天网寻人]事务所里,我一边学习维权方面的法律知识和业务技巧,另一方面还要学习接待来访、寻找媒体、求实核证、书写维权文章等多方面的基本技巧,做一些记者和寻访者之间的协调工作。
   

     通过一段时间的学习,我了解到:黄琦在1998年冒着巨大风险带队成功解救7少女后,发现有人包庇犯罪分子,天网就立即开始了为7少女呼吁呐喊的民间维权活动。而且,长期以来,他们从不打着“维权”的旗号从亟待雪中送炭的受害者手中得到分文报酬。可以说:天网开展的维权活动区别于商业法律工作者的“维权”活动;也区别于最近几年兴起的维权活动.我们始终记得他的那句话:“来我们这里喊冤的都是走遍全中国找不到门路了,你还要别人去冒险吗?你有脾气就自己上,不要把冤民当炮灰。”
    

     黄琦老师入狱后,由于受到多方严格控制,天网已经无法像过去那样充分利用体制内各级朋友的帮助,再加上经济状况急剧恶化,只能改变过去那种面面俱到的维权方式。最大的问题在于,再也没有任何人具备黄琦老师那种自己承担全部责任、保护所有朋友的能力和勇气了。
   

     在曾丽所长的带领下,天网除了传统的寻人工作外,维权方面的主要工作就是收集并提供值得各界关注的原始信息,再把黄琦老师对维权信息的运作模式转嫁给记者群。在[天网寻人]工作的两年多时间里,经过[天网寻人]的报道和推荐的重大新闻如《长江上游严重盗伐天然林事件》[1]、《合川沉船》、《彭州假药》等等。
   

     其中,2000年[长江上游严重盗伐天然林事件]案件,则是[天网寻人]与四川新闻界联合中央电视台等众多媒体与"地方保护势力"的公开正面冲撞。
   

     从《成都天网因透露石棉盗伐森林事件获罪,被要求搬出现在办公室》和《网友温江聚会》中,我们可以看到[天网寻人]、举报者、新闻界与"地方保护势力"的激烈对抗,其对抗的惨烈程度和惨重代价,至今也让众多参与者历历在目、心惊肉跳!(见[成都天网因透露石棉盗伐森林事件获罪,被要求搬出现在办公室])
   

     "6月18日天网寻人事务所接到雅安地区石棉县安顺镇农民毛建华、左华安电话投诉、举报石棉县白水河林场有人大量砍伐天然林、买卖木材的事件。了解情况后,并请他们将有关证据送到成都。"
   

     "7月12日报道, 记者采访毁林事件被开除数家媒体十余名记者采访四川雅安地区石棉县严重盗伐天然林事件,被**部勒令开除。"
   

     "石棉的盗伐事件,于7月29日在中央电视台新闻30分节目大幅报道,但地方保护势力仍很嚣张,四川省部份领导置国法不顾,继续打压正义的呼声!我们希望中央重视此事件的严重性。"
   

     最终,为了揭露[长江上游严重盗伐天然林事件],新闻界和[天网寻人]虽然付出了惨重代价,十余名记者被开除,不少人受到牵连。但是,正义的力量最终取得了胜利,举报人毛建华、左华安、何龙清等还获得了9万元政府奖励。而大量的报道内容受到中央最高领导的高度关注,并立即着手处理长江上游严重盗伐天然林事件,最终,从制度和措施上保证了长江天然林保护工程的落实,成就了这一造福下游数亿人民的壮举。


     2000年12月20日,[天网]负责人曾丽女士在人民大会堂被授予“中华爱国之星”荣誉称号。


    
   
[天网]的关闭 我们都有责任

   


     尽管那个时候非常的艰苦清贫,我们谁也不愿意让天网寻人关门。
   

     因为,我们始终魂牵梦萦着先生发自地狱的誓言:
   

     为了我的孩子,为了你的孩子,为了我们大家的孩子,我将呐喊到生命最后一息!(见博讯2001年2月10日[黄琦狱中信感人肺腑:庄严的共和国法庭将上演一出剧])
   

     到2002年4月,因经济完全枯竭,实在无法维持下去,我们只好关闭了天网寻人事务所的大门。
   

     关闭天网寻人大门,处理好天网寻人最后一个呼吁,我们每一个人都泪流满面!
   

     我们,不!不只是我们每一个受益者,都无法面对依然在狱中用肉体和生命浴血抗争的黄琦老师!而且,所有人都相信,有他在,就能渡过难关。甚至可以说,有他在,就没有难关。
   

     黄琦老师是一个将痛苦、磨难和眼泪埋藏在心底而笑面人生的时代最强者。
   

     唯一还可以自慰的就是我在[天网寻人]的两年多时光里,掌握了独立生活的本领,拥有了一技之长,学会了接待、应答和书写表述的文字处理技巧,还有就是在 [天网寻人]这个平台,认识和接交了很多能够帮助自己闯荡谋生的媒体朋友和良心企业家。很快,我就在他们的引见下,到了一家报社。完成了从一个真正农民工向城市新闻工作者的转变。
   

     在媒体工作的环境里,我体会和悟透了黄琦老师入狱前时常对记者、喊冤者说的那句习惯用语:“我走一百步,大家走十来步,很多问题就解决了;即使你不敢走,也可以鼓掌嘛。”
   

     是啊,中国的未来不是几个人的事,中国的民间维权是一个需要我们大家参与、需要我们大家付出、需要我们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造福我们子孙后代的旷世壮举!尤其是我们这个体制下,我就是用黄琦老师的言行,来鼓动体制内的一些握有资源的人也参与其中,实现自己维权、自觉维权、启蒙维权的目的。在黄琦老师失去自由的几年里,我基本做到了不仅自己亲自维权,也带动许多人参与维权,进而推动弱势群体参与到维护自己权益的行动中。
   

     在最近几年中,我参与的民间维权案件就达数十起,参与者包括10多位省部级领导同志,为受害者挽回的损失上1000万元。
   

     今年7月,黄琦老师看了我保存的原始资料后,非常高兴地说道:“民主来自点滴的积累,维权要用数据说话,效果是检验民间维权的最好标准。任何人,不管他来自体制内还是体制外,不管他过去做了什么,只要他采取了有利于维护老百姓基本权利的举动,就是维权的义举,就值得去支持。你摸索出一条落实到实处,既不张扬,又不吸引眼球,还让受害者、政府、维权者三方获益的维权模式,值得很好地推广。”
   

     是啊,“效果是检验民间维权的最好标准”。这既是黄琦老师的骄傲也是我最大的成绩。在维权活动中,我找到了快乐,体验了成功,我从彻底改变了的命运中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这不是我一人的感受,像郑会路[大嘴老歪 已失踪]、左华安[逝世]、何龙清[逝世]、郭起真、毛建华等许多在天网工作和学习过的人都有同样的感受。2005年6月21日,洪哲胜老先生主办的民主论坛上刊登了郭起真《我所认识的网络作家和社会活动家》,其中就简要谈及5年前他在天网工作的见闻。
   

     2005年6月,黄琦老师出来的前两天,自由亚洲采访了我(化名曾先生,见[2]),我如实谈了对老师的看法:“那时候经济上非常的困难,吃饭都成问题了,他拿出自己的钱来帮助我们.”[见:天网创办人黄琦刑满后未获自由]
   

     由于体制内外的原因,甚至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胸怀博大的黄琦老师也坚决阻止我们去把它说清道明的原因,今天,人们依然无法看见过去的[天网寻人]。但当它恢复以后,人们会发现不管在那个时代还是在今天,[天网寻人]在民间维权、上访呐喊、平反冤假错案、宣传民主自由、呼吁建立法制社会、揭露贪污腐败等诸多方面,不管论实际效果还是论社会影响,都处在处于遥遥领先的地位。
   

     百闻不如一见,随着[天网]的重新开通,随着昔日[呐喊—网上喊冤]、[走向论坛]的重见天日,你们会发现我今天语言描述的,远不及它的皮毛。
   

     历史无法臆造、历史无法杜撰、历史更无法篡改。历史不会以任何个人和团体的丑恶私欲为转移,历史只能用各种数据说话,历史只能用历史的记载说话。而每个人在历史中的地位也只能以他的行动和效果来写就和证明。
   

     这让我想起了入狱前黄琦老师面对巨大压力时,时常对懦弱者所说的那句话:“有脾气你就上,没脾气你就请!不要到天亮的时候把自己打扮成革命者”。


   

“冤民需要天网”

   
    
   
     我相信曾经看过旧版天网的朋友,还记得从99年起,就一直刊登在首页的这段天网誓言:[见 天网寻人1999辉煌版]
   

这里有亲人望眼欲穿的呼唤 这里有弱者凄厉沉闷的呐喊

这里有脍炙人口的人间故事 这里有謦竹难书的稀世沉冤

这还有顶风历险的无畏志士 这还有百折不挠的天网职员

   
   
     今天,天网义工们可以无比骄傲地说:充满喜悦、饱含眼泪、撒满鲜血的历史早已证明,天网志士们践行了诺言!
   

     美国保护记者委员会CPJ在《世界新闻自由报告》中明确指出:黄琦是中国第一家人权网站的缔造者。(见20[THE GREAT FIREWALL])
   

     人权观察指出:黄琦被捕是因为他创建了中国大陆第一家人权网站.
   

     茉莉女士在《创造奇迹的黄琦和他的命运》中说出了那段让所有读者动情、让所有读者落泪的辛酸话语:“中华民族似乎总是在亏待自己最优秀的儿子。”
   

     郑贻春先生写道:“黄琦之无罪,在于他可以在网络虚拟空间里天马行空地穿行,无可阻挡地呐喊咆哮,霹雳闪电地横空出世!”
   

     郑贻春先生还写道:“黄琦是不可战胜的,因为他具有互联网固有的资讯自由的真精神;中国大陆自由与民主的潮流是不可战胜的,因为美好的愿望深沉地积淀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中!”
   

     鹿青霜女士说道:我们的民族似乎还没有到不可救药的地步,从黄琦、刘荻、杨子立到杜导斌,一个个铮铮铁骨的现代英雄,在虚荣浮华、知性匮乏的时代潮流中,他们为争取人权血泪相泣,孤独地走上荆棘的漫漫长路,为这个萎靡的民族树立了一种壮烈的人生风范。
   

     鹿青霜女士还说道:英雄不需要掌声,但我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英雄们孤立无援。让我们送上我们由衷的支持。
   

     孙文广先生写道:黄琦刘荻杜导斌前仆后继。
   

     傅申奇先生说道:《天网》功在社会,黄琦何罪之有?
   

     骆宾父先生说道:黄琦 天网功在千秋,博讯 襄助义簿云天。
   

     牟传珩先生说道:"把刊登纪念"6.4"事件的相关文章的黄琦逮捕入狱,造成21世纪中共违宪侵权、因言论罪的最典型的人权个案,引发世界舆论哗然。"
   

     吕柏林先生说道:"认罪服判"吧,大善士黄琦先生,认罪不等于有罪,有权定罪的是人民,是历史,人民从来不认为你犯了什么罪,并且早在你被捕之前,就异口同声地认定你是帮助万家团圆的大功臣。
   

     杨银波先生指出:现年四十岁的黄琦,被视为在网上发放异见信息的先驱。
   

     网友们说:天网寻人,功德无量。
   

     网友们还说:天网 辛苦了,难搏,人民感谢你。
     ,,,,,

   
     可以说,[天网寻人]有远见、有组织、有规模、目标明确地利用互联网突破柏林墙、利用互联网结合[天网寻人]事务所这一陆地机构维权、反腐败、利用互联网链接体制内外健康力量、宣传民主自由,这不仅在中国,即使在世界范围也是首创,其开拓者的地位必将载入史册。
   

     张三一言先生在事隔多年后说到:“我很同意黄琦入狱前对我说过的话:如果每一个人对民主事业都做一分自己举手之劳就做得到的事,民主事业就进一大步了。”
   

     博讯新闻网负责人几年前也曾经说到:“记得帮助寻找失踪家人的天网黄琦曾说过:'灯枯油尽',一个很普通的词,但仿佛那是第一次听说。现在,则是第一次感受到它的含义。'灯枯油尽' -- 一个中国、乃至世界主流丧失对基层民众需求忽视的现实,民众利益不过是所有国家(包括民主、专制国家)政客们的利益、官僚、无知的牺牲品。”
   

     《人民日报》这样评价到:“他们曾遭到歹徒的恐吓和报复,但他们义无反顾。”
   

     而当年[天网寻人]按照黄琦老师提出的:“走一条与浮华网事相背离,服务于广大下层民众的道路”(见《天网寻人2000年新年贺词》),将华贵的互联网下嫁到民间进而散发出泥土的芬芳,为海内外在野政治团体、民间维权人士宣示政治主张、维权呐喊提供了一个其后充分效仿的范本。
   

     黄琦老师和他的[天网寻人]完全是用行动而不是用人皆可云的语言“链接了千万人的情感”,他始终隐名埋姓、默默无闻地工作。直到今天,出于保护体制内改革力量的考虑,除极少数知情人外,人们依然无法清楚地知道他们所做的大量工作。
   

     他不仅亲自夜行千里深入险境,在寻人中营救了类似王艳红等七少女那样的受害者、还在维权中帮助了无数像唐德英、郭起真、黄再兴、陆大春、赵国胜、曾全福、毛建华、左华安、周大计这样面临绝境的人、需要帮助的人、沦落街头的人,他还以其光芒四射的人品和誓不低头的勇气感化、带动了一大批从事维权事业的后来者和实干家。
   

     黄琦老师的卓越成就证明:[天网寻人]不只是一个概念和一个组织,而是追求未来中国尊严的生活方式和体面的生存方式的捷径,是一个政府与民间通力合作的范本。今天维权环境的改善、今天成千上万的后来者勇敢地冲撞旧体制,今天旧时代岌岌可危,今天中国那么多维权者借助[天网]首创的维权方式去捍卫天赋的基本权利,充分证明了黄琦老师和体制内朋友通力合作利用互联网首义的先见之明。
   

     是啊,我们应当想一想,为何党和国家领导人在黄琦老师入狱后,依然在人民大会堂授予[天网寻人]事务所曾丽女士“中华爱国之星”的光荣称号;为何美国政府、记者无国界、美国记者保护协会、人权观察、美国科学进步协会、大赦国际等海内外数百家政府及民间组织责无旁贷地为黄琦老师呐喊呼吁。
   

     是啊,我们应当想一想,为何黄琦老师入狱后,海内外、体制内外一大批心地坦荡、无私无畏的民间志士勇敢地挺身而出,拉开了中国历史上前无古人、也最为悲壮的"填满监狱"壮举,进而引发了其后数次大规模的网上签名活动。
   

     是啊,我们还应当想一想,为何在黄琦老师入狱后,无数大陆新闻界记者、无数政府部门的官员,即使被调离、撤职和查办,也要帮助曾丽女士和天网寻人;为何大学生刘荻小妹、郭起真老师、牟传珩老师、东海一枭老师、刘路老师、李毅斌老师、赵紫阳总理的秘书鲍彤老师、吴一然老师、姜力钧老师、郑贻春老师、黄金秋老师、杜导斌老师、余杰老师、刘晓波老师;还有博讯负责人、张三一言先生、洪哲胜先生、胡平先生、吕柏林先生、博讯林**先生、魏京生先生、刘国凯先生、林保华先生、安魂曲先生、梁国雄先生、李洪宽先生、张伟国先生、傅申奇先生、苏晓康先生、宋永毅先生、易丹轩先生、卢四清先生、齐墨先生、张国亭先生、徐水良先生、章笑拳先生、高寒先生、陈奎德先生、吴洪达先生、费良勇先生、彭小明先生、茉莉大姐、李晓蓉大姐、黄慈萍大姐、盛雪大姐等无数中华民族最优秀的儿女挺身而出为黄琦老师呐喊呼吁。
   

     是啊,我们大家还应当想一想,为何我们敬爱的朱镕基总理在天网引发的《内参》上正面批示并且立即下令全国停止切除海外民工阑尾。为何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CNN,BBC,ABC,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法国电视台、德国之声等全球所有顶级媒体都力推[天网寻人];想一想,为何国内媒体大量派记者来[天网寻人]实习观摩;想一想,为何中国公安部门坚决邀请黄琦老师参加公安内部打拐工作会议;想一想,为何全世界孰不相识的朋友们给黄琦老师和家人捐款呼吁慰问?
   

     原因只有一个:黄琦老师和[天网寻人]在民间维权等诸多方面取得的巨大成果,完全符合“以人为本”、“保护弱势群体利益”和后来写入共和国宪法的保护人权条款,而这些条款是全人类共同的财富,并得到海内外、体制内外各种政治力量和宗教力量的一致公认。
   

     当然,由于我的文化水平、理论水平和法律水平有限,黄琦“利用所办的'天网寻人'网,在互联网上大量刊登有关'民运'、'疆独'、'法轮功'和纪念'六. 四',为'六.四'平反喊冤的文章,大肆宣扬'民主自由之声'”,“拟把'天网寻人'办为'人权网站'”的做法[据官方资料]。
   

     以及黄琦在互联网上率先呼吁保护法轮功练习者基本人权,呼吁平反历史上重大案件、呼吁民主自由、呼吁完善法制、揭露贪污腐败等等,是否就完全正确,我还不敢下定论,还有待历史的检验,还有待全体中华儿女来体验。
   

     但是,黄琦老师、曾丽女士和[天网寻人]维护中国弱势群体基本利益、保障人权的动机是好的;具体行动的效果是举世无双的。[天网寻人]诞生了无数受益者和维权者,引领了我们这个时代。我们在这里的收获终身受益,我们这个民族也将永远受益!
   

     记得在黄琦老师被捕后,第一代网络民主斗士发出了这样的呐喊:“如果天网封了,还会有千千万万的天网站起来! ”
   

     是啊,今天中国大陆有多少天网站起来了!
   

     是啊,今天海内外有多少天网正在帮助中国大陆的民间维权事业!
   

     记得在黄琦老师、曾丽女士刚被警察带走后,一个正在天网维权喊冤的中共党员发出了催人泪下的哭喊:“冤民需要天网,祝愿两位人民群众的贴心人平安回到天网!”[见(旧版)走向论坛]:
   

     今天,伤痕累累的黄琦回到了天网!
   

     今天,无数的冤民们想念着天网!
   

     作为一个民间维权的将士,我急切地向各位呼唤:

   
     帮助[天网]吧!不再等到志士血撒疆场;
   

     帮助[天网]吧!不再等到猛士泪流满面;
   

     帮助[天网]吧!帮助我们共同的[天网]吧!


    
     
   
[曾全福] 2005年7月27日首稿,修订于同年10月,定稿于2006年4月

[上一篇] [下一篇]【专访黄琦】效果是检验天网维权..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