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天网评论

TOP

专访黄琦:效果是检验天网维权最主要标准
[ 时间:2006-09-01 12:49:10 | 作者:谷季柔 | 来源:RFA ]

原声来源http://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butongdeshengyin/huangqi-20060831.html


专访时间:2006年8月31日
主持人:自由亚洲电台谷季柔、宏伟
录音整理:天网义工林佳 自由撰稿人黄晓敏

ENGLISH:The Activist and the Police Chief: Huang Qi's Story


 


 2006年4月19日,记者无国界赴中 助天网重建——记者无国界负责人罗伯特.梅纳[右1]


20世纪90年代以来,互联网的兴起促进了信息的传播,许多新的产业应运而生,在这期间,毕业于四川大学无线电子系的黄琦在成都开办了取名为六四天网的中国第一家寻人网站。网站开办后一年后的2000年6月3日,黄琦却被捕入狱,后来又被判处5年有期徒刑,去年6月4日他终于刑满获释。〔不同的声音〕的记者宏伟最近对他做了专访,下面就请听黄琦“不同的声音”。


首创寻人事务所 急救7少女誉满天下



1998年,黄琦(中)带队解救七少女


谷季柔:1998年,黄琦首先创办了中国第一家民间寻人机构——天网寻人事务所,他谈到了成立这家事务所的背景。


黄琦:成立天网寻人事务所是这样一个情况。98年的时候,中国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数量非常大,而政府部门没有任何有力的介入手段,他们当时仅仅只有一个打拐办,就是打击拐卖妇女儿童办公室,这个办公室在实际运作过程中没有起到什么大的作用,我们为了解决这个方面的问题就成立了天网寻人事务所,这个事务所从98年运行到2002年。


    在98年12月1日,成都市公安局打拐办公室邀请我们事务所参加一个打拐工作会议。会议后,公安局告诉我们,有7名妇女被拐卖到仁寿县,但是由于体制的原因,成都市公安局只能管成都市当地发生的案件,而不能管超出成都以外的案件,他们希望我们介入这个事,我们马上答应了。然后,我就设法取到四川省公安厅支持,因为公安厅能够管全省,到了四川省仁寿县,当时还挺顺利,当天晚上一共熬了十来个小时就把7名少女解救出来了,很快就回到了成都。


    回来之后,成都媒体、四川媒体,包括一些中央媒体都非常感兴趣,他们觉得国内一家民间寻人机构能够介入如此重大的案件,而且整个事都是由天网寻人主导的,包括当地公安部门的参加等等。


人民日报赞天网 全国评选荣登第二

 

 

人民日报:天网寻人故事多 


谷季柔:但是,黄琦的工作触动了某些敏感的神经,官方的态度忽然有了急剧的改变。


黄琦:媒体连续报导了三天之后出现了一个情况,他们接到四川省委宣传部的通知,明确要求不能作进一步报导,因为7名少女被拐卖的事本身就涉及到当地公安部门的介入。任何人都知道,在当时的中国能够搞黄色产业的单位,没有当地公安部门的介入根本是不可能的,而我们正是要揭露这方面的事,所以当地公安部门和四川省公安厅就非常反感,包括我在四川省公安厅的一些朋友都明确告诉我不要介入这方面的事。


    后来,南方周末当时一位著名记者余刘文,他到我们这采访以后明确告诉我这个报导不能发表出来。


谷季柔:公安部门和官方媒体对事务所的态度限制了事务所的发展,迫使黄琦建立了六四天网网站,在寻人业务以外,黄琦也开始关注中国大量的冤假错案。


黄琦:正是由于这一系列的原因,1999年6月4日,我们成立六四天网网站,它首先是一个寻人网站,把国内外寻人的消息都放在网上;另一方面,我们也开始关注国内的冤假错案,因为98年12月解救7少女的冤案由于当局的抵制,整个大陆媒体无法报导,所以我们天网寻人网站重点报导这些冤假错案。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得到国内媒体的广泛支持。


    1999年10月,人民日报也作出了正式的报导,当时的报导叫做“天网寻人故事多”。99年年底,中国互联网进行了一次〔1999九大网事〕的评选,发布出来是政府上网行动排列第一;天网寻人成功排列第二【北京青年报:1999 九大网事】。其它包括中国互联网上发生的一些重大事件。


永远关注中国弱势阶层


谷季柔:六四天网也得到广大民众的支持和参与。


黄琦:我们在国内有八百多名义工,还联系有1千多名记者,他们提供了大量的素材,主要的关注点是中国农村、农民发生的一些冤假错案,同时,也在关注八九死难者和法轮功练习者。


    我写的主要是评论性的文章,是从写发展趋势方面写的,其它一些具体案例的文章主要是由一些义工写的。这些义工本身也是落难和蒙冤的弱势群体,他们在上访喊冤的过程中和我们天网接触了,然后,他们也志愿到我们这当义工。


谷季柔:就这样六四天网网站成为中国第一家寻人网站,同时也被称为国内的第一家维权网站。


黄琦:当时在国内能够报导敏感冤假错案的只有天网寻人办的呐喊网站。我被捕入狱之前,天网寻人网站一共发表了一千多篇关于冤假错案的报导,其中包括六四事件、法轮功事件、民运的。具体的包括为丁子霖、为安钧呐喊的,也有介入李纪周的、介入厦门远华案件的,还有国内很多底层民众的。


    当时天网寻人网站和呐喊网站报导的案件中,我们后来做了一个统计,报导农民受害的占了95%,我们的重点永远是中国的弱势阶层,农村是我们最大的焦点,农民是我们最关注的问题,我们永远记住这样一些弱势群体。


国内媒体包括李长青先生当时主持的《福州晚报》,还有当时的《蜀报》,包括《人民日报》都认可天网寻人为中国第一家人权网站和第一家为老百姓喊冤的网站。在我入狱之后,记者无国界,特别是当时的美国记者保护协会发表了一个年度报告,报告的主要内容就是中国第一家人权网站的创办人被捕入狱,还包括大赦国际等等单位,因为当时中国的现状是国内没有一家人权网站,而政府所谓的人权网站还没有成立。


半夜鸡叫 取名六四天网


 

 
黄琦被捕第3天,中央电视台专访曾丽(左)

谷季柔:然而因为披露了众多重大案件,六四天网终于遭致了被关闭的命运。


黄琦:2000年我们报导了二十多万农民被切除阑尾的事情,受到了当地有关部门和整个公安系统、国安系统,还有当时的经委系统、劳动部门的联合抵制。在2000年3月22日,我们又报导法轮功练习者陈子秀在北京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报导之后大约8天时间,就是2000年3月31日,政府关闭了天网寻人网站。


谷季柔:黄琦被捕和获释都是在6月4日,而网站首次开通也刚好是在天安门民主运动遭受镇压十年之后的1999年6月4日,那么黄琦在为网站命名时是否考虑到可能会遇到的麻烦呢?他表示:


黄琦:这个麻烦肯定是考虑到的。第一,我们网站成立于99年6月4日;第二,六四在中国历史上是一座丰碑,是人民反抗专制、腐败的纪念碑,所以,我们把网站取名为六四天网。


    那个时代的中国互联网还没有什么管理手续,但在注册之后,国内的几大网站,我们加入他们的搜索引擎他们都不愿意,包括新浪、搜狐还有雅虎。我和新浪管理人员联系的时候,我问为什么我们天网寻人加入你们的搜索引擎你们不同意?他们告诉我是上面打了招呼。我问上面是指谁,他说是公安部打了招呼。他们对六四这个词特敏感,觉得六四可能揭了他们的伤疤吧。


    他们允许不允许无关重要,因为当时中国互联网根本没有这方面的管理规程,所以当局当时以天网所谓不符合管理规程为由把我们网站关闭是很可笑的。当时中国互联网根本没有管理条例,当时的查封手续我记得非常清楚,仅仅是说计算机里面有一些不合法的东西,我问他是什么东西,要他拿出证据,他也拿不出证据。

 

情牵法轮六四人权 入狱5年


谷季柔:正如黄琦所说,在披露一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后,当局查封了六四天网网站,与此同时,黄琦本人也遭到公安人员的殴打【专访黄琦:寒冷冬季不再漫长】。经过努力,网站很快由设在美国的北美华人寻亲会重新开通,不到两个月,由于报导1989年民主运动参与者周国聪在狱中被打死一事,黄琦先后被逮捕和判刑。


黄琦:关闭后15天,我们得到美国一些爱国华侨的支持,在美国重新开通服务器,时间是在2000年4月15日。


    2000年6月1日,我们在中国第一次报导89死难者周国聪在监狱被打死的事件,之后60个小时,当局就把我抓入了监狱,最后用了3年时间,给我判了5年刑。在2005年6月4日,我黄琦又重新出来了。

 

国内2400篇报导 人民大会堂曾丽获奖



 2000年12月,曾丽在人民大会堂获“中华爱国之星”荣誉称号。


谷季柔:黄琦是在服满5年徒刑后获释的,然而从被捕到判刑就用了3年时间,也就是说在宣判之时,他的刑期已经过半。黄琦谈到了其中的原因:


黄琦: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我入狱以后对于中共当局采用的所有刑讯逼供,我都采取了不合作态度。所有的调查笔录我没有签字,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体制内对是否判决黄琦有非常大的争议,国内新闻界的朋友、各方面的许多朋友一直在为我呐喊。


    举个例来说,2000年6月3日抓我,6月5日,中央电视台马上就组织了一批记者到成都专访天网寻人事务所当时的负责人,就是我的爱人。 2000年12月23日,在当时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也包括在各方面朋友的推动下,把我爱人曾丽、天网寻人事务所当时的负责人请到人民大会堂授予中华爱国之星光荣称号,这是当时国内最高的荣誉。


    所以说体制内在判决黄琦的问题上有很大争议,而且,黄琦不是一个反体制的人,在我被抓捕之前,国内媒体关于黄琦和天网寻人的正面报导我们收集到的就有2400多篇,包括人民日报的特别报导“天网寻人故事多”,还有新华社的报导,还有各个省市的党报的报导,所以,要在一夜之间把黄琦打扮成一个反面人物还是需要费一些功夫的。


为六四鸣冤,为民运呐喊,为法轮功叫屈


黄琦:在这个事当中,周永康先生扮演了一个很不合事宜的角色,他为了邀功请赏,通过四川省国家安全厅、四川省公安厅等等部门收集所谓的证据,最终把黄琦判决成一个所谓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犯罪份子。


    当然,他也以此为荣耀,最终入驻中南海,成为公安部长、武警部队的总政委、政法委第一副书记。


    对这个问题不仅仅是我的看法,也是海外一个非常著名的政论家林保华先生的看法,他在2002年12月有一篇报导,报导的名字是“大开杀戒前的强烈信号——中共公安首长调动”。上面谈到周永康先生在四川的最大功绩就是把六四天网的黄琦逮捕入狱。


谷季柔:黄琦被加上了人们已经非常熟悉的罪名,也就是所谓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具体说来,起诉书中罗列了黄琦的以下罪状:


黄琦:起诉意见书上有这样的提法:为六四鸣冤,为民运呐喊,为法轮功叫屈,还有个说法,黄琦的目的就是要创办中国第一家人权网站。那个时代他们创作的起诉意见书是非常搞笑的,因为,最终中共当局在我出狱之前已经把保护人权的条款列入了宪法。


十几个男女法警很“勇敢” 争先恐后地打我


古季柔:六四天网的创办人黄琦在服满了5年有期徒刑后获释,而这5年的铁窗生涯也给黄琦留下了难忘的记忆,他谈起了亲身经历的两件事。


黄琦:关押这几年,老实说难忘的经历太多了,如果说要列举一二,我举两件事:



 留下2条伤疤


    第一件事,在2000年9月的时候,由于我在监狱里写了一些记录周永康先生和四川当局违法犯罪的一些事实,三个公安人员要给我戴手镣脚铐,由于我进行反抗,他们抓住我的生殖器,我一下就昏倒了,醒来发现自己头上一直在流血,这就是现在大家在互联网上大家看到的黄琦头上的两条伤疤,就是当时造成的。



出狱第三天,医院检查证明脑积水、脑萎缩黄琦出狱后照片首次曝光:讲述部分内幕


    另一个印象很深的,是2003年在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的时候。


    当到了法院以后,法官念到:以上证据经举证、质证、认证完全合法的时候,我马上问:请问法官,你说的以上证据经过举证、质证、认证是在什么时候找了哪些人?请你告诉我。法官当时没有说话,过了将近一分钟,她告诉我有什么问题我们下来再谈,我说,请问法官,你们关了我三年多时间,你们什么时候给了我谈的机会?今天你们当众宣判什么经过举证、质证、认证,无非就是要欺骗媒体,用这样的做法来掩盖你们的法西斯手段。


    法官一下发怒了,对法警说:执行法庭纪律。那帮法警当时卡住我的喉咙,一群人冲上来打我,我大喊:“法西斯匪徒,齐奥赛斯库在地狱等着你们,萨达姆就是你们的榜样!【黄琦出狱后照片首次曝光:讲述部分内幕】”


    最后,他们一直把我拖到四川省中级人民法院底楼,当时是高级人民法院在这里宣判的,这些法警你们平时是看不到他们的“英雄行为”的。


    当他们十几个法警,男男女女都有,看见一个带着手铐的所谓罪犯的时候,他们的那种“勇敢”是你在电视上所见识不到的,一群人冲上来打我,争先恐后表现对他们主子的、养育他们的共产党的忠诚吧。


    那天,我是完全被打倒在地,最后把我送回羁押我的成都看守所,送回去以后,我告诉警官,我刚才被打了。他说:我们这被打是正常的事,黄琦,我不能给你记录下来,记录下来我的饭碗就没有了。我说我也完全理解你,我当时是笑着说的。


    因为我相信,我们未来的中国是不会有这种情况的,我们的挨打也就是我们在前进路上付出的一点代价罢了。

一度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

谷季柔:由于不堪忍受监狱中的非人折磨,黄琦一度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


黄琦:是这样的情况下,当局不仅在肉体上折磨你,而且在精神上还要羞辱你。


    我入狱以后,他们把我安排在一个厕所旁,就是监室里面大家解手的地方,睡在地上,每一个在押人员解手的时候,我的脸离他们的生殖器仅仅几十公分,他们解手的时候尿液是不断溅在我的脸上【与无权、无势、无名的弱者同行】,而且,我还要面临刑讯逼供等等各方面的情况。



黄琦狱中写给大家的话——奋斗、遭遇、感想


    当然,人的忍受能力是有限的,有两种情况,一种,当他不能忍受的时候,毫无疑问会向当局屈服;我不能忍受的时候,曾经考虑过逃避现实,所以当时曾经想过要自杀。


    当然,最终这5年我走过来了。


对政治我们没有多大的兴趣


谷季柔:经过出狱后一段时间的筹备,黄琦在今年重新开通了六四天网网站。


黄琦:由于天网寻人网站已经关闭,同时运作网站也需要一些资金,我花了一些时间来筹备这些资金。今年的4月份,我们又开始了六四天网的试运行阶段,这个过程中我们主要做了几件事,第一件公开了八九死难者周国聪索赔成功【中国第一个89死难者索赔案取得成功】,第二件是中国国情谘询网的维权案例【中国国情咨询网维权取得成功】,第三件是这次救泛蓝联盟张起的事【民进党赖怡忠主任对话黄琦】。

 


 2006年4月25日,英雄母亲唐德英携酒传喜讯


    张起被抓捕以后,我们通过台湾和其它方面的朋友,与台湾民进党取得了联系,台湾民进党也发表了公开声明,对中共迫害人权作出了正式的反应。当然还有郭起真案件等等一系列案件,我们主要是做了这些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受到了当局各种各样的阻挠,说实话,我们是不会退缩的,我们7年来进行的人权工作是不涉及政治层面的,我们仅仅从关注人权的角度,这种关注实际上也包括了关注中共党员的人权。


    2006年4月份,记者无国界主席梅纳先生到国内来的时候【赵昕:记者无国界赴中 助天网重建】,我们在成都岷山饭店见面就说明了这一点,我们仅仅关注中国的人权问题,而对政治层面的问题,对现有制度的问题我们并没有多大的兴趣。


效果是检验天网民间维权最重要标准


谷季柔:历经磨难之后的黄琦介绍了六四网站的宗旨。


黄琦:六四网站的基本宗旨不变,我们为人权而呐喊。还有一点就是,我们注重维权过程中效果的取得,就是老百姓得到利益是我们最高的宗旨。我们不会仅仅报导一个新闻或者报导一个重大事件,我们最重视的是在维权的过程中能让受害者得到一定的补偿,这是我们最高的宗旨。


谷季柔:6年前,有关周国聪因参与89民运在狱中被打死的报导,直接导致了黄琦的被捕和判刑,而今年他对周国聪家人获得赔偿的报导,也再次引起轰动,美国驻中国的外交官还为此专门与黄琦会面,但在同时,黄琦也受到了当局的骚扰。


黄琦:出狱以后,我们也遇到很多危情时刻,包括64前后当局对我的骚扰,特别是周国聪案件暴露出来之后,公安部门各方面都对我进行骚扰。



 嫌犯投案自首警察跑了


    最典型的一次是5月份的时候,美国政府负责中国人权宗教西藏事务的官员柴可萍在成都凯宾斯基饭店和我见面的时候,当局也干扰得非常凶,这些我们都把整个过程公布在网上了【嫌犯投案自首,警察跑】。公布以后也得到你们自由亚洲电台、博讯新闻网、大纪元、看中国、还有美国之音、BBC、法新社等各个新闻机构的声援。


    我觉得正是你们的支持,让我们走过了这些非常坎坷的道路,我非常感谢你们自由亚洲和所有新闻界的朋友们。


当局的手法很低劣


谷季柔:黄琦是怎么遭到骚扰的呢?黄琦说:


黄琦:一个是当局找我谈话,明确告诉我一些后果,这些后果肯定就是恐吓,这些话我就没有必要重复了,都是下三滥的角色,而且手法是很低劣的【搬迁不足一月 大陆[六四天网]又遭勒令搬家】。还有一些骚扰方法就是比如断了互联网、停电。今天我离开家的原因是我们家已经断电了,从早上10点开始直到现在。我问了,要到今天晚上10点之后才有电,所以现在我还在外面呆着。


    他不是只停掉我一个人的电,是把周围附近的电都停掉了,这样给邻居带来一些骚扰我感到遗憾,但我们也不能因为这样一些行为停下我们的呐喊。


谷季柔:周国聪家人获得赔偿之后,国际社会十分关注是否更多六四受难者的家人也将获得赔偿,黄琦就此表示:


黄琦:六四死难者索赔这个问题,我们和当局是处于一种僵持状态,包括在周国聪的母亲唐德英的房屋搬迁过程中,当局和我们对抗的程度还是比较大的,当然,我们没有把这些事公布在外,因为在这些进展取得的过程当中,体制内健康力量起的作用非常大,我们不希望由于我们透露这些事给他们带来麻烦。但在另一方面来说,在很多方面我们也正在取得进展,比如中国国情谘询网的维权成功〔注:两次维权成功,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采访后再次被关闭〕,以及他们的民意调查能够顺利进行,正是体制内健康力量,还有记者无国界这种人权组织的大力支持是完全分不开的。一些个体的维权案件也正在取得进展,一旦完全落实,而且得到体制内朋友同意之后,我们会把这一系列进展公布于众。


开启先河还将前仆后继


谷季柔:黄琦从1998年开启了中国人权网站的先河,到被捕、获释,如今又重新开通了六四天网,在这期间,中国的网络环境已经有了重大的变化。对于今后的发展,黄琦抱持什么样的看法呢?


黄琦:当然,中国的环境已经进步了,他们〔当局〕也在与时俱进,他们也成长了,建立了金盾工程、也建立了一系列收集证据的手段,包括通过雅虎公司这些仅仅关注经济利益,而违背人道主义或者人权价值观念的这样一些原则的公司。但雅虎公司和古狗公司最近也受到一些教训吧,他们也开始或多或少地抵抗中共当局的网络管制。


    实际上,中共当局的网络管制已经越来越弱了,在过去的那个时代,他们是一呼百诺,一句话就会让下面的公司按照他们的原则,超出十倍百倍地办事,但是现在,可以说他们的一系列政策、规章制度出来以后,下面的各个单位、或者民间机构、网络公司都在不同程度地用各种手段抵制他们的管制。


    回首中国互联网这7年来的发展进程,你就不难发现,当时在关闭天网的时候,没有什么网站,也没有多少人作出反应,因为当时全中国在网络上用真名发布民主自由言论的超不出10个人,这些人直到今天我都可以背出他们的名字:曾全福写报导冤民的文章最多,其次是现在入狱的郭起真,还包括陆大春,还有网民大嘴老歪,真名叫做郑会路,他也在天网寻人当过义工,现在失踪了【见证中国最大的民间维权案件】。


 


天网2000年缴获的国安战利品【见证中国最大的民间维权案件 


    所以说,正是这样一批先驱前仆后继的努力,我们今天的环境,相对过去的时代才如此宽松,中国互联网也能够在自由表达信息上走到今天这一步,所以我觉得,我们这个环境的取得,我们更应该记住我们前辈的付出,更应当牢记那些人的努力,我们永远要为正在监狱里面的,包括姜力均、郑贻春【为互联网资讯自由而呐喊】、还有郭起真这样的朋友们而呐喊。


谷季柔:听众朋友,你刚才收听的是美国自由亚洲电台“不同的声音”节目,我是古季柔。对六四天网网站创办人黄琦的访谈就播送到这,今天的节目是由宏伟采访,谷季柔编辑制作和主持的。


谢谢你收听,下次节目再见。


[上一篇]黄琦:敦促中共善待民众维权书 [下一篇]台湾观点:中国官民资讯大作战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