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网友来稿

TOP

高宏毅:作为正宗中共党员 防腐责无旁贷
[ 时间:2013-02-09 04:42:24 | 作者:高宏毅 | 来源:六四天网 ]
尊敬的李群书记您好!

通过人民网、新华网的给地方领导留言,因为敏感词始终没有把我的事向你汇报。不得已通过没有敏感词的天网向你汇报。希望您能按照【中国共产党党员权利保障条例】第19条办理。否则,过春节以后,北京两会以前,我就按照【中国共产党党员权利保障条例】第12、13、条,直至中央习近平主席反映。

我为了维护 宪法第六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是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即全民所有制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社会主义公有制消灭人剥削人的制度,实行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的原则。

第十二条 社会主义的公共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国家保护社会主义的公共财产。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用任何手段侵占或者破坏国家的和集体的财产

履行【中国共产党党员权利保障条例】第12、13、19条以及党章赋予我的权利。向市、省级党组织反映无效的前提下。被朱芝梅逼迫(八大关派出所赵所长、程指导员作证)来北京直至党中央反映青岛党组织纵容极少数人藐视宪法,破坏、霸占公有制、全民所有制、国营企业的违宪、违法犯罪行为的。我的做法是对国家、民族和人民的利益负责任的。/*

2012年2月3号最后一次在中南海红墙跟前做了视频演讲:我从宪法、法律、中国共产党党员权利保障条例、党章、信访条例讲到各级政府贪污腐败、误国害民。被中南海警察称赞为“中南海上访讲党纪国法第一人”的名声……演讲非常成功!

因此得罪了青岛的某些贪腐分子。他们公然违背党章“任何一级组织直至中央都无权剥夺党员上述权利”的规定,对我打击报复,竟然关押11天黑监狱又直接拘留我10天。并且是在我严重的心脏病、200多的高血压,医生和拘留所都不允许拘留的情况下,强制拘留的。加上多年来多次关押黑监狱。对这种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我保留依法追究的权利!

宪法 第五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 

国家维护社会主义法制的统一和尊严。 

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 

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 

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

第三十七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 

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 

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

第四十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 

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 

由于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侵犯公民权利而受到损失的人,有依照法律规定取得赔偿的权利。

被违法拘留后,我愤怒至极。给市委书记留了一封信:申诉了我的宪法、法律依据、反腐败的理由及过程。而且,我行使党员权利直至中央反映问题符合党章规定,“任何一级组织直至中央都无权剥夺党员上述权利”。为什么打击报复我。并且重申,如果你们喜欢拘留,我去北京拘留几个甚至劳教几个,反正我也没吃没住。让你们好好喜欢喜欢!不惜通过北京战友的个人关系。重点强调毛主席的兵、尤其是毛主席的38军的兵,不怕死!!!

来到北京,找战友帮忙在北京拘留几个。战友认为:可以策划一个效果比拘留还大,又不敢拘留的办法。就是去中南海或者梅地亚公开、实名退党反腐败!坚决不和贪腐分子同流合污、在一个党内。不是贪腐分子退党,就是我退党。路线问题上,没有调和的余地。

加上以前关注我的国际媒体继续给予关注。看看谁还敢拘留。弄个国际笑话:党员退党被拘留,谁还敢退党!

当然,以上事实都是被一股子黑恶势力给一步步逼出来的。需要提名的是朱芝梅和徐文彪,背后后台尚且不得而知。

朱芝梅2011年11月,自称代表党组织逼我进北京。12年3月3号政协5号人大开幕阻挠党组织提前维稳,逼迫我3月6号跟国际记者相约梅地亚国际新闻中心做采访,反映“英雄的万岁军 38军退伍军人 正宗中共党员 一门三代忠烈 昔日保家卫国 如今无家可归 法院判决胜诉 没吃没住乞讨”问题。被北京安全部门监听电话,通报青岛。3月7号朱芝梅、徐文彪才迟迟来到北京,并且说我胆子太小,不敢闹大。

后来北京国安、公安在驻京办4楼大会议室7.8个摄像机给我组织材料后。押回青岛,劳教1年。说好回青岛找个旅馆洗洗澡(因为我当时青岛没有房子、在北京3、4个月没有洗澡)。

可是朱芝梅偏偏将我关押在一个废弃的旧办公室里,3个破单人沙发,没有被子。我打电话要被子,听出他们在吃饭。我火了质问他们:你们大吃大喝是以我的名义申请的维稳费,就差我一双筷子?和两个看押我的人3双筷子?

两个看押我的人也很不满,加上他们连3个破沙发都没有,不能睡觉。我就要去旅馆,两人阻止,我说:
宪法第三十七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 

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 

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 
你们如果认定我违法了,可以报警,让警察抓我,你们没有执法权!说完我报了警,警察来了 一看是我,马上说:老高,你的事,我们管不了,你千万不要报警了。接着开车走了。因为他们怕我去他们派出所吃、住。

我对他俩说:警察不管,说明我没有违法。你们无权限制我的自由。趁他们发愣、没明白过来。我马上撤离,返回北京。后来上头追究过朱芝梅,被她骗过。

4.12徐文彪陪信访刘处长去北京劝我回青岛,我要求经济补偿,借北京战友许多钱要还。刘处长比较人性化,问我借了多少钱。徐文彪越权捣乱说:回青岛再说。我说:“我在北京借的钱,回青岛怎么办?这就是逼我不回青岛,在北京乞讨。我马上去王府井乞讨还债”。徐文彪说:这是你的权利!被逼无奈,去了王府井,在王府井被许多外媒记者视频。

朱芝梅、徐文彪每次去北京截访我,都说我胆小怕事,不敢闹大。然后把我留在北京闹大,他们自己回青岛。

尤其不能容忍的是18大期间,18大前两周我开始正常上访,这个时候,接访单位开始敏感了,根本就不接访了,都是将上访人扣住,把责任单位的驻京人员叫来,将上访人弄到宾馆里,软硬兼施、威逼利诱。只要答应回青岛保证18大期间不回北京,就发放维稳费,少则几千多则几万。而我的责任单位那个徐文彪每次到信访部门将我截出来,马上把我放走。并且说我胆小,不敢非访。连饭都不请,更别想住宾馆了。【38军军转干部高宏毅:饭都不请,说没有维稳费】。连续七抓七放,逼我闹大。

直到11月7号晚上9点半我又给市委书记李群发了第二次信,徐文彪还是不按规则将我劫回青岛。8号有联合国记者约我做采访,电话被安全部门监听,他们的目的达到。10号凌晨才把我抓回关平度黑监狱。

再说2013年1月8号青岛两会,上头安排朱芝梅、老杜在现场,可是朱芝梅却安排老杜在家待命,说好发现我在现场,就让老杜去拉我走。可是她一直暗中等着我闹大,不让老杜来。有一访友身体不适,知道我有专车,请我帮忙。我打电话,才发现了朱芝梅的阴谋。

第二天朱芝梅继续捣乱,盼望我闹大。被青岛市批评了托管中心。下午,老杜找到我,告知我开始稳控。不让我去会场。但是我事先约好送一残疾人去会场,必须去。老杜无奈答应。第三天我刚刚接近会场附近,朱芝梅就站到我的面前,意思是稳控了,你怎么来现场。狼子野心,何其毒也。前两天为什么不见我?

希望各级党组织调查朱芝梅、徐文彪究竟是何动机。而且必须要在3月3号前,不然两会期间他们还要逼我到中南海或者梅地亚做采访。给青岛抹黑。

另外,赶紧依法解决我的合法权益。我的法院判决胜诉、判决认定我是国有身份,是符合宪法、劳动法的。打官司我没有腐败法官。尤其是明年2014年6月份,我就到了法定退休年龄。10多年没有投保,退休不了。怎么办!

劳动监察为什么行政不作为!

如果因为我的劳动关系无法尽快兑现,就必须发生活困难救济金!凭我对国家的贡献和40多年的剩余劳动价值。我绝不能容忍自己无法正常生存。我心里太不平衡了,我太愤怒了!我想把天捅个窟窿!

我的事符合宪法、合理合法。可是10多年来一直得不到合法解决。别的上访人都有信访局局长、处长接访。我一直没人接谈,信访局窗口根本不理我。就是逼我去北京。

3月5号北京两会前,我在北京耐心等待。如果能依法解决,我就回来。如果不能解决,我就让国际记者做个采访。给青岛的腐败暴暴光!

我就是想不通,国家的政府制定宪法和法律就是为了维护国家秩序。怎么能政府带头破坏宪法和法律呢?

中央已经下文,不让拦截正常上访。可是青岛市屡次拦截我正常上访。习主席上台后,防腐力度可喜可贺,我作为正宗中共党员,责无旁贷,要紧紧地团结在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周围。把自己当做党中央联系群众的桥梁和纽带。团结全国人民,支持党中央坚决反腐败!


正宗中共党员 高宏毅 13年2月8号

[上一篇]山西祁县张德刚承包地被收 喝农药.. [下一篇]赵国莉:习八条春风吹不到深圳特区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