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网友来稿

TOP

组图:辽宁孙秀芝精神病院受伤
[ 时间:2013-02-07 05:22:37 | 作者:孙秀芝 | 来源:六四天网 ]










送精神病院










辽宁省一个正直的中国公民,按着本国的宪法为维护其合法权益。被当地政府、办事处“维稳办”、公安非法羁押12次达581天;两次拘留(10+35)天、一次教养365天、两次送精神病院(56+101)天、一次强劳(34+16)天、被网上监视,限制人身自由至2012年12月4日1675天....。这究竟是为什么?究竟触犯了中国那条法???因此要求责任部门撤销违法的警告、拘留、教养、网上通缉等处罚及决定,并要求赔偿。尊敬的有关负责人:你们好!

我是沈阳市东逸社区居民,从2007年11月30日起**特别是在2009年11月5-14日以后,沈阳公安大东门派出所副所长韩明无故殴打我,限制我人身自由。多次给我戴手铐,拘留、教养我。反复将我送精神病院;以非人的待遇折磨我。已经市精神病医疗中心、省精神病医疗中心两次鉴定均【无精神病】。 但我的身体却出现肾衰、浮肿,心脏病日渐加重、经常出现供血不足、心房纤颤,无任何人过问又无钱医治。

2010年3月10日—14日,我的母亲摔伤后,我正在药房为母亲买药被沈阳市公安局大东门派出所韩明付所长、施奇警察等强行非法关押、逼审4天。

2010年6月26日—30日,我在家刚做完晚饭还没有吃就再次被大东门派出所带走审讯又是4天。

2010年7月5日—8日,我在大东边门工商储蓄所,正与工作人员一起查询最低保障是否到账时,又被大东门派出所韩明副所长带领民警,将我的头蒙盖住连踢带打弄坏我的手表和裤裙,强行带到暗室。手脚被锁扣住鞍坐在铁椅子。每次只给你一个面包(我本人有糖尿病)不许喝水,不许吃咸菜,他们以市“维稳”为借口连续逼审我3天3夜,我没做任何违法的事却如此对我。2010年7月8日23点50许将我押去行政拘留直至7月20日。从此我成了市“维稳办”彭涛、大东公安派所所长宋大军等人在网上“立功”捉拿的通缉犯。

2010年8月15日我在最高法院办理房屋补偿事宜,刚刚填完诉讼登记表,市“维稳办”社区冯帅、公安姓林的、雅丹将我强制带回沈阳公安大东门派出所。逼审后送去刑事拘留35天后教养一年(没找出我有任何违法行迹)。在2010年08月16日的同时,大东门派出所韩明副所长带领民警胡波等人又强抢了我的钥匙到我家中抢拆电脑、破坏手机、拿走有关房屋拆迁等资料及一些国家的政策材料其中有三份是反映韩明等警察违法违纪的内容。

2011年8月31日-9月3日我将此事反映给上级后,大东门派出所韩明副所长出于报复又一次拳打脚踢殴打我并说:“我让你生不如死”,我被打的满脸青紫、遍体鳞伤(有被打据照),公安韩明副所长还对我进行人格侮辱。同年11月17-19日、23-27日连续两次,非法将我扣押在漆黑的审讯室逼供,将我折磨得死去活来不亚于活摘器官。我曾经吶喊:苍天啊!这究竟是为什么?我触犯了中国的那条法律?我国的法律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我相信中国的法律;在党的“十八”习总书记的领导下一定会有法必行。我依据国家赔偿法诉求有关责任部门立案调查,并对被非法限制及被打致人身伤害一案实施赔偿、同时追究当事人刑事责任。

2012年01月22日(农历腊月三十)23:00左右,大东门公安派出所所长宋大军指派人到我家里,以对军属优抚为名(我儿子系军人)将我骗至派出所,随后一名将警号摘除的民警(沈怀宇)用极其侮辱的语言伤害我。并将我的右胳膊反拧后锁住手脚,粗暴、强行的将我关进一间小屋内。同时将我与胡锦涛、温家宝等国家领导人联系在一起,用恶劣、肮脏、难以启齿的语言藐视、耍戏我与国家领导人。连续24小时不让我进食、不许我去大小便。警察沈怀宇指着我说:‘你就坐那往裤子里便吧!’沈怀宇重复说:“我让你生不如死”。在此期间派出所民警不仅蛮横的将我身上的首饰、手表等物品搜走,还将我家中钥匙抢走。再次来到我家中翻乱我家的物品,拿走三部手机使之屏蔽并破坏电脑的程序至今不能应用。拿走大量资料有关于拆迁方面的政策性材料。有关反映公安大东门派出所警察打人等不作为的一些证据(照片)材料及大量的药费、车费等票据4万元之多被弄丢,还有身份证等证件,其中包括部队给我和我的儿子发的秘密函信……。

次日,22点30分左右在未查出任何证据情况下,将我送至于不许家人亲属知道的私营华阳护养院之中(这是贪官依权谋私以治疗护养为名非法拘禁中国上访居民的地方)。在被关押护养院期间,院长李艳春让我给该院72名人员做饭每日三顿正餐,临时有急诊病号饭:包包子、打饼、炸鱼、蒸鸡蛋糕、小炒等不计其数。李艳春院长与我当面承诺,每日支付工资不少于¥40元,但分文未付。并对我讲‘两会’以后,用我长期给护养院人做饭。做饭28天之多、护理高危病人达一周,但分文未付。严重侵犯被害人的合法权益。依据<残疾人保障法>第9条、第51条之规定;护养院李艳春法人应当对被害人合法权益停止侵害,并立即赔偿损失:按社评工资支付劳务费,每天按100元计算¥2,800元。并且、照顾一名92岁的糖尿病、心脏病的老太太一星期。每日应按300元支付工资¥2,100元。总计应付我劳动所得报酬¥4,900元。

2012年3月3日市“维稳办 ”办事处姓莎的、公安姓林的二次将我关进护养院的铁门里35天与精神裂的患者关在同一病房,多次被打伤。3月7日将我打伤;3月14日我刚领完饭左转身被精神病及家属再次打伤,两次都报警向110求救,第一次护养院没有让介入,第二次被打的心脏病发作,面部被严重打伤。(110虽出警)我向护养院领导提出要求给予解决、赔偿,但始终没有给予解决,护养院的院长李艳春是该院的法人,当我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时李艳春违背法律规定,构成违法失职。依据<残疾人保障法>第52条之规定;该护养院李艳春法人应当对我的人身权利受到侵犯承担法律责任,因此我要求补偿¥2,000元。并给与立即补偿损失。

公安沈阳大东门派出所将我胳膊扭伤,拍片及吃药损失¥3,000元。将我关押84天(1月22日至04月18日方将我放出)。给我造成损失,应按社评工资给予赔偿,每日¥138元。同时耽误了我给儿子办理复读大学的读书时间(只得又延缓一年),还影响了我办理回迁住房手续,至今住房所有权手续不能办理。累计损失¥10,000元。因此,我要求追究法律责任,并要求按国家赔偿法申请国家赔偿,以维护国家的法律。

只因我是“蚁力神”养殖户。“蚁力神”原是辽宁省蚁力神天玺集股份有限公司。07年由政府宣布破产并告知大家:清算组要按合同本金的62.5%反给养户,其余亏损由政府补贴。事实辽宁政府根本没有兑现。就我一家损失187、6万,清算结果血本无归。我还欠公司(政府)9万 ,欠银行贷款16万,欠私人32、3万。现在生活极为困难。即无房居住,又无钱看病。更无法赡养老人,无法供儿子上大学(儿子高考时考上大学却交不上学费、起码的书包都没有,面临辍学)。至今还不上贷款。寒冷的冬天甚至零下三十度(2009年元旦前几天),屋里没有任何供暖条件。老少三辈沦落为特困户至今得不到供暖,儿子得不到生活保障(2009年12月至2010年2月分文没有)。虽然很困难,我从来没有因蚁力神事件主张过闹事与违法。却遭到公安部门“维稳办”网上通缉。反复的抓捕、拘留、镇压、送精神病院。前后多达数十次,其中两次被大东门派出所韩明副所长打的遍体鳞伤,被送精神病院四次,(经反复鉴定都没有确定系精神病)。依据11届《人大常委会》23次会议精神;依法求追究当事人的民事责任或刑事责任。并要求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法》和其他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给予精神抚慰金等赔偿。制裁我的人根本不学法已被金钱和利益熏心、更不可能公正执法。

2012年10月26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草案)》刚刚公布了此法。辽宁省沈阳市“维稳办”彭涛、公安大东门派出所所长宋大军等人,视法律而不顾,却知法违法,不以为然。2012年11月5日,宋大军支持部下第四次将我从居住小区非法、强行关进精神病科室,公然藐视法律;违背新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草案)》第四、五条七十七、七十八条,第七十五条第四款之规定。“应依法追究直接主管和其他责任人员、还应依法给与处分。给精神障碍者造成损害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还抢收我的通信工具(手机)和真精神病一样,有时吃不到饭,受尽折麽,给予非人的待遇,强迫劳工、不守言信,剥夺残疾人的自由及合法权益。2012年1月22日-2月19日和2月14日-2月19日,共强劳34天,至2012月20日,护养院老板李艳春“院长”没有信守承诺,共欠劳动所得工资报酬与赔偿¥6900元。我要求依法赔偿。

《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纪律法》第22条第4、5、7、款之规定:“不得刑讯逼供或者体罚、虐待人犯;”“不得非法剥夺、限制他人人身自由,非法搜查人的身体、物品、住所或者场所;”“不得殴打他人或者唆使他人打他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纪律法》第48条之规定:“人民警察有本法第22条所列行为之一的;应当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纪律法》第50条“人民警察在执行职务中,侵犯公民或者组织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和其他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给予赔偿。”为维护公民合法权益,我要求按国家赔偿法给予赔偿,再次请求公、检、法有关负责人;为我被打、被精神病、被非法羁押、被非法拘留、非法教养立案追查到底并追究刑事责任,要求撤销警告、拘留、教养、网上通缉等违法决定及处罚。依据中国法律还百姓自由,还我清白!


谢谢维护正义的领导!

[上一篇]广州多位警察保贪官办私案 绑架70.. [下一篇]北京警方拒公开训诫书创作内情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