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网友来稿

TOP

广州多位警察保贪官办私案 绑架70岁黄启平15日
[ 时间:2013-02-07 02:39:53 | 作者:黄启平 | 来源:六四天网 ]







由于我九次上北京举报荔湾区西郊村前书记蔡泽用和前村长李成就贪污十亿元人民币的事情和维权【广州关押举报人 干部侵吞百亿集体财产】。于是就迫害我四次无罪拘留我。

2013年1月17日荔湾区府、彩虹街党委和彩虹派出所(三个单位不知是哪个单位,他们均不敢承担任何责任)用欺骗的手段,由彩虹街派出所谭专区民警(谭专区民警等人哀求我只写姓不要写他们的名字,以免饭碗不保)彩虹街西园委会主任莫主任,彩虹派出所民警须哥(化名),由于胡须多而称须哥,关晟琦(卢伟超说他是荔湾区政法委工作人员)彩虹街维稳办卢伟超,张文滔分二辆小车强行不顾我强烈反抗绑架到龙门县庄上庄温泉度假山庄,山庄电话总台:7698322,传真:7698444的四合院内东的四个房间内,不准我打手机和收听手机,与外界完全隔绝。

事情经过:莫主任1月16日给我电话,叫我1月17日上午9:30分到维稳办开会,我17日又收到派出所谭专区电话叫我去开会,我一出我住的小区门口,谭专区民警就截住了我,旁边有一面包车等着我,谭专区又说不是去维稳办开会,而是请我去茶楼喝茶,叫我上车,送我去茶楼饮茶。上车后谭专区又说上级指示不是饮茶,而是把我运去龙门县关押在庄加庄温泉度假山庄。车内有关晟琦、须哥、谭专区、莫主任和司机五个彪形大汉,我不去也无力反抗了。我很久坚决不下车,要求回广州家里,我大声说我无罪,但当时形势已不到我70岁的老人决定了,我又一次失去了自由,我强烈反抗,在庄加庄四合院内大喊救命,大喊荔湾区小数贪官同西郊村十亿贪官互相勾结关押70岁的老人到黑监狱……一直喊到叫不出声,喉咙剧痛也无人救援。

他们选择关押地点是大山之中并且人烟稀少的地方,后来我以前的爱人谭颜妹闻讯到庄加庄看望我后,第二天早上把他们就我转移,押运到花都市以前曾非法关押我两次的雁鹰山庄,电话02086782833传真02086786822继续关押到1月31日。2013年2月1日运回广州放我。共关押15天。以前又关押我三次。

第一次2012年2月24日——3月16日,21天关押地点:广东省花都市雁鹰山庄

第二次2012年5月11日——5月15日,关押5天,地点:广东花都市雁鹰山庄

以上三次我均无任何犯罪和违反信访条例,无任何书面通知和法律文书给我和我家属。

无任何领导和任何单位承担这违法责任,我2013年2月5日去以上三个单位广卅市荔湾区,荔湾区彩虹街,彩虹街派出所找他们的领导都说去了开会找不到,我相信找到了也无一个肯说是他干的。

看守我的专区民警、街道主任等人物要求我在我的博客文章不要写上他们的名字。他们也不敢告诉我主谋是谁,说告诉了我就饭碗不保。他们说只是执行上级命令.这样的案例,我于2013年2月4日到茘湾区法院立案也不能立案因为没有任何单位承担被告的责任.

另外一次是2012年4月26日——4月31日共6天,关押地点:广州市槎头劳改场。

此一次说起来真是笑话,竟然是根据北京府右街派出所的无中生有,伪造的所谓训戒令、我从来都没有被府右街民警抓过,也没有违反任何信访条例的行为。府右街的训戒人王秋月、梁XX、沈雷、郑红梨、XXX、XXX(有些字写得认不出何字)这些人都未见过我,我也不认识他们,竟然有以上内容——“已向该人宣读,该人拒绝签字、捺指印”印章的盖上从未见面怎么会拒绝签字?(附件二)

因为没有违反信访条例的任何内容可写,只能写上游行示威不准什么什么。信访条例不准什么什么,中南海不准什么什么,可我什么都没有做,也没有违反任何信访条例。我去久敬庄是自动去的,因为上北京上访是贪官逼出来的,我不愿意支付回程的车费、伙食等费用(这些费用一切由接我出久敬庄的人会支付。)就这样凭空捏造的训戒令出台了。

而广州市荔湾区公安分局也一样荒唐,拘留我的理由竟然是到北京信访局和中纪委非法上访。就这样,到国家信访局正常上访,和到中纪委实名举报西郊村亿元村官前书记蔡泽用、前村长李成就的近十亿元贪官,也成了罪状了,荔湾区公安分局随意编造一个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莫须有的罪名,竟然将一个70岁的九次上北京举报贪官的老人任意拘留关押,这是对法治的严重摧残,对我国外交部发害人刘为民向全世界振聋发聩的宣告,中国是一个法治的国家的极大讽刺,对习总书记的法治社会和宪政梦极大的亵渎,这和王高伟的绑架河南省上访人案没有什么区别。

公平正义比太阳还有光辉。民主、法治才能长治久安。他们在庄上庄和雁鹰山庄每天耗费2000元以上费用,5、6个民警和工作人员,24小时看押一个无罪的70岁的老人,未经允许不准出房间半步,不准被害人使用手机,与外界完全隔绝.我也曾据理力争,反抗可是却遭到了几个年轻力壮的人员捆绑用布封口,把我左手肩膀也扭伤,有病也不放人,有的地方把无罪的上访关押至死你们竟比“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的封建社会的官员都不如吗?希望把那些躲在阴暗角落造害人勾当的而又不敢担当责任无耻小人贪官清除出干部队伍。难道也不懂得你把我当草芥,我把你当寇仇之道理吗?请中央解决上访人民的合理诉求。把西郊村贪官抢去我的土地和股份还给我。请中央取缔给举报人民和上访维权人民深重災难的把中国法治催残殆尽的全国各地的黑监狱.


2013年2月6日
[上一篇]组图:部分下岗人员聚集太原铁路.. [下一篇]组图:辽宁孙秀芝精神病院受伤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