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 监狱难友

TOP

10年灾难集中营:马三家劳教所殴打、虐待记
[ 时间:2013-01-24 22:31:43 | 作者:刘华 | 来源:六四天网 ]






2010年12月23日---2012年10月18日上访人刘华【两狱友谈刘玉玲怀孕劳教及马三家劳教所】遭公安局、劳教所联手刑讯逼供、虐待、体罚、殴打、迫害经过

2011年1月12日下午,我被办案单位苏家屯区公安分局沈阳市公安局违法关押进了辽宁省马三家子女子劳动教养管理所。从此,生不如死的人间地狱生活开始了,同样遭到了体罚、虐待、殴打、刑讯逼供!因为,公安和司法是一体的,一脉相承的双胞胎,同样不会对在押人员施以人道主义和人性的管理与教育。完全是利益驱动金钱与权力的交易,对上访维权人更加施以各种手段恶劣地残害。

被虐待之一:

2010年12月13日这天,关进劳教所第二天就将我赶下车间干重活劳动,按照司法部有关劳教学员管理与教育等相关规定,新收学员3个月为封闭教育,思想教育期,思想教育期是不参加车间劳动的,而与我同时被赶下车间的那16名学员已经在新收大队呆了一个多月进行封闭式教育了,只把我一人同她们一起赶下车间干重活。没让我在新收学员大队呆上一天。更别说让我呆上3个月,不参加劳动的封闭式教育了。这是对我最严重的下马威式的体罚、虐待,一开始就这,连与普通劳教人员的同等享有的待遇都被无理的剥夺,侵权之一!

被虐待之二:

我当时身体重病根本无法参加车间劳动,在办案单位等处早已被折磨的生命垂危极度虚脱,连走路都没一点力气。心脏病、高血压、肾结石等重病缠身,连走路上厕所都需要二个人架着,就在这种情况下,赵国荣大队长警号(2108550)还给我分配双倍于别人的重活,并且欺骗我说:“我给你分配双倍于别人的重活你必须完成,我给双倍减期,不用你花钱买减期:”。而任红赞大队长警号(2108451)接着说:“你没钱买减期,只有多干活,干双倍的活才能多减期:”。我说:我身体根本承受不了双倍的重活,无法超时限超负荷劳动,只要按规定正常给我减期就行了,而大队长却恶狠狠地说:你如果完不成双倍的生产定额任务,干活一天多加刑期二天!代工头子赵兰打你白打,没人管我们不管!

我没有选择余地,只有任人宰割的拼着性命咬紧牙关没日没夜一天干九到十个小时的重活,多次累的晕倒在地犯病,节假日很少休息。就这样当我一天天咬牙忍受病痛折磨坚持完成了双倍劳动生产任务,要求赵国荣大队长兑现承诺给我双倍减期时,她却出尔反尔说话不算数,找出种种借口和理由搪塞我 ,不按承兑现给我的双倍减期天数,害得我多次犯病,直到我今年10月18日解除劳教那天,不但没有兑现双倍的减期天数,连我应当享有的司法部规定每月减期5天加上年终8天减期总计:应当减136天的正当权益也被剥夺掉66天,总计:被违法剥夺掉272(双倍减期天数)+66=338天。她们就我这338天减期天数卖给别的学员了,获得赃款中饱私囊百万元的私利。计算赔偿天数为730*2+338=1798天*1900余元=3416200元,这是对我最严重的体罚,虐待加侵权。

被虐待之三(殴打刘华):

2011年5月31日晚上,大队长赵国荣当班值班,代工头子,牢头狱霸、队长干警的打手、帮凶、敲诈、勒索、分赃上缴给每位分队长,大队数万数十万的惯犯赵兰,受人之托故意找茬,叫我背会车间灭火使用常识,我说:我无罪、无错、不认同被劳教,不会背诵,赵兰就破口大骂,并且丧心病狂地对我大打出手拳脚齐上,我因当时重病在身,没有一点还手的力气正患有心肌缺血,高血压等重症,不到两分钟并将我打到在地上,把我打到在地上还不罢休还用脸盆椅子猛砸猛打我身上各部位,把脸盆椅子都打碎了还不解恨,最后又用脚猛踢我头部,胸部五、六脚,才被赶来的劳教人员(大连普兰店人)等人温暖地帮忙拉开,我当时被打得昏死过去了,被打了20分钟左右,后来才慢慢苏醒过来,左侧头部被打起了个碗口大的包,右胸部被打得疼痛难忍,后经检查为肝囊肿,而这时值班的赵国荣大队长却躲在一边假装睡着了。

第二天,我要求去看病做伤害鉴定,由荣凤娥大队长(警号2108563)领我到大北监狱医院做脑CT检查,检查结果和病历不给我看,一直扣押着我所有的病历资料,直到我解除劳教的那天也没给我。随后,又把我转到马三家医院经检查,医生说:“刘华头部软骨组织受损伤,还有高血压等病。”医生问荣大队长给刘华吃降压药了吗?荣队长欺骗说吃了。医生要给我开降压药和头部受损伤的消炎药,却被荣队长拒绝了,回来后也没有从所里给我用药治疗,导致我至今经常性头部阵痛,右胸也疼痛难忍,左手经常发抖发麻等后遗症。要求做伤害鉴定也被无理拒绝,并延误了一年多错过了最佳治疗期。

当我去赵赵国荣队长理论要求处理打人者赵兰时,赵队长竟威胁恐吓我说:“赵兰是社会上的混子,有黑社会撑腰会报复你的等等。我又去找任怀萍大队长说理时要求处理打我的赵兰,而任大队长却迟迟不做处理,包庇纵容赵兰打人事件,结果又导致赵兰这个惯犯越来越猖狂胆子越来越大。

被虐待之四(殴打刘华):

2011年7月21日下午3点多,兰又故意找茬骂我,并强迫我完成130件服装加工大量超额任务,而当时所剩下的工作时限已经无法完成这些超负荷的生产任务,我心理明白这又是一起恶意变相用体罚手段报复我的行为,我去找赵欣分队评理,而这时赵兰已经丧心病狂到了极点,竟当着赵队长的面一手抓着我头发,一手用笤帚把猛烈抽打我头部及全身各处,乱打乱抽。又把我头部左侧打了个大包,这时跑过来3个队长拉开了,我强烈要求任怀萍大队长严肃处理赵兰的2次殴打我的事件,而任怀萍大队长这时却露出了长期包庇、纵容其帮凶打手赵兰的恶毒本性来,不由分说的揪住我的头发还恶狠狠的对我大骂说:“你要是普教,我早就拿电棍过你了,快给我滚蛋。”这两次的被虐待毒打我实在是气氛至极,在这暗无天日的劳教所里我无处说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真是生不如死,受尽了人间地狱的煎熬,逼得我多次想到了自杀以示抗议。

被虐待之五:

2012年6月8日上午,赵欣分队长当着很多人的面只刁难我一个人,在我已完成了生产任务的情况下,又另外给我加派了大量的生产任务,我无法去完成这些额外多加的活,赵兰就第三次当着赵欣队长的面再次殴打我拳打脚踢。

被虐待之六:

2011年3月28日这天,我向荣凤娥、任怀萍、任红赞三个大队长请示看病,因为我本来就由于被办案单位刑讯逼供折磨的患有高血压、心肌缺血、肾结石、腿水肿等随时都会死去的重病在身,又加上自从2011年1月12日入劳教所以来荣大队长为“照顾”我为我分配双倍生产任务,超时超限重活,加大加重了我的病情恶化,血压高达180/60左右压差大,又心肌缺血随时随地都有生命危险的严重程度,所以才不得不请示队里领我去看病,任红赞大队长却毫无一点人道主义,没有一点人性的说:“你没有钱,队里不能领你去看病!”我每天干着双倍于别人的重活,为队里创造效益,况且我丈夫岳永进当时被违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别的劳教所里,我家里有实际困难,我不向队里求助我向谁求助,我既为队里创收效益,要求看病是我正当权益,却遭到无理拒绝。
被虐待之七:

2012年2月23日我向赵欣分队长请假去看病,而任红赞队长没有批准导致我突然昏死抽搐,到所里检查时,心电图显示脉搏混乱,CT拍片还检查出脑血管堵塞在头部右侧,我的血压快速升到高压180 医生问任红赞是否给吃降压药,任队长撒谎说吃了。二大队一直向医生隐瞒我的病情及所有病历资料。

被虐待之八:

2012年8月24日—10月9日期间去看病,化验出我早已患有肝囊肿,而马三劳教医院医生翟宝胜却丧尽天良的说我是先天肝囊肿,更年期等等,不给我开药治疗,并且与我所在的二大队勾结合谋长期扣押了我的病理资料对我隐瞒病情长达一年多时间至始至今还有经常性头痛病,眼部细菌感染,右胸经常性疼痛难忍,手也发抖发麻等各种未治愈的后遗症(当时延误了治疗期)。2012年11月4日当我去医院再次检查时查出14*1.5 大小的肝囊肿。

刑讯逼供:

2011年9月9日任怀萍大队长要我签考核,我拒签,她强迫我签我说:“我无错、无罪,坚决不签。”任队长就破口大骂:“我操你妈,叫你认错认罪签考核与你上访案没有关系,我要在工作中画上圆满的句号,你为什么不签?”并且用拳头恶狠狠的猛打我的头部。

2012年9月9日任怀萍还对上访人姜明朋说:“是我故意报复刘华,不按照司法部相关规定给刘华减期的,并且说有能耐把我告倒!随意给劳教人员加期(刑)、减期(天数)、打骂、体罚、虐待、刑讯逼供等,这是我的权力,无需什么法律依据。”

被虐待之九:

2012年春节过后,已经过了正月初十,我的儿子从外地打工回家到马三家女所去看望我,想把我亲爱的母亲因我们夫妻俩被违法劳教承受不了如此沉重的打击引发重病含恨死去的噩耗转告我时,却遭到了无情无理的拒绝,使我没有在母亲临终前为老人家尽最后的孝道,造成了我无法挽回的精神损失,使我永远失去了亲爱的母亲。

被虐待之十:

2009年8月5日至2010年5月22日,我在马三家子女劳教所一大队克扣我10个月*35元(司法规定给的)基本洗理日用费共计350元,要求返还。

2011年1月12日—2012年10月18日,马三家女劳教所二大队克扣我18个月的每月35元日用费共计630元。

按照有关规定以及已经解除释放的劳教人员条例:解除劳教前应当提前3—7天通知本人,准备解教、洗澡、理发、休息。而我所在的二大队,在我于2012年10月18日解除劳教前却无理剥夺了我这项权利,并且直到我被释放的那天上午还一直在车间干活干到中午11点多才通知我。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丧心病狂,毫无一点人性,人道主义的虐待狂行为。

终上所述,恳请中共中央最高层领导、首长,为我做主,为草民做主,主持公道,依法严惩上述迫害、残害、草菅人命、致使我家破人亡,涉嫌体罚、虐待、殴打、刑讯逼供、渎职侵权的涉案干警及单位的主要负责人等并且做出行政赔偿!

此致

中共中央最高层首长

申诉人:辽宁农民刘华

沈阳市苏家屯区红菱镇张良村

2012.11.8


[上一篇]西安康素萍前往成都天网求救 警方.. [下一篇]大连诽谤孙春兰、夏德仁6人团伙 ..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广告位